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58章 番外 九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因为种种顾忌,严默和原战没有立刻追上殊羿和原冰两人,而是默默跟在他们身后。

    殊羿知道有人跟踪他们,但他并没有停下自己的脚步。

    附近人烟的痕迹越来越明显,这天,殊羿给了原冰两个选择。

    “我会放开你,给你应有的尊重。但如果你逃跑,我会再次绑起你,把你像奴隶一样带回鼎钺城。”

    原冰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第一个。

    多日缠身的锁链离身,原冰轻松地吐出一口气,特意活动了一下手脚。

    “这是哪里?”原冰看着前方占地不小、外围树立着高高木墙的建筑物问。

    殊羿走在前面,回答:“我母亲的部落。”

    原冰愣了一下,竟然生出“这人竟然也是人生出来的”诡异想法,突然间,他就好奇起来了,能生出殊羿的女人会是什么样的人?

    该部落在门口守卫的人远远就看到殊羿,木寨里响起了呜呜的号角声。

    不久,木寨门大开,一行人率先迎了出来。

    “小族长!”

    “酋长大人!”

    “殊羿大人!”

    各种各样的叫声此起彼伏,只看那些人的表情和声调也能看出殊羿在这里有多受欢迎和爱戴。

    “你回来了!”走在最前面的雄壮男子紧赶几步,握拳用力砸在殊羿的胸膛上。

    殊羿也回敬了他一拳,“嗯。”

    雄壮男人发出大笑,伸手揽过殊羿,神色间亲密异常。

    殊羿拍拍他的背,示意他看自己的后面,“原冰。”

    雄壮男人笑着转过身,目光与原冰对上,“他是?”

    其他人围上来,他们纷纷与殊羿打招呼,哪怕殊羿只是对他们微微点头,他们也高兴得不得了。听到殊羿特意跟族长介绍他身后的男子,这些人也全都转头看向原冰。

    “我回来取母亲的项链。”殊羿没有直接回答,但他说出的话的意思显然两人都明白。

    “给他?”

    “嗯。”

    雄壮男人惊诧异常,上下左右仔细打量原冰,那目光仔细又火热,看得原冰浑身不自在。

    但原冰大人是谁?如果说九原装逼犯第一人是严默,他就是第二,原战都没他能装。

    好吧,其实他根本听不懂这两人的对话,可越是听不懂他越是不想让人看出破绽。

    原冰不像严默未语三分笑,而是冷着张脸,摆出了极为高傲的姿态。

    其实原冰这模样真的很欠揍,但雄壮男人看他这样竟然勉强接受了似的,嘀咕了一句:“还行,不过你怎么找个男人?”

    “耐操,舒服。”殊羿言简意洁。

    其他人离得远,听不到兄弟俩的对话,只跟在三人后面,簇拥着他们兴高采烈地向木寨走,同时都在小声猜测着原冰的身份——他们的小族长可是第一次带陌生人回来呢。

    雄壮男人发出男人都懂的哈哈笑声,用力拍打跟他一样高大的殊羿肩膀,挤眉弄眼地问:“抢回来的?”

    “嗯。”

    “说吧,这是你从哪个大部落抢来的贵族?”

    以前他们这一片都没有贵族的说法,但自从三城使者开始往这边跑以后,他们学会了很多新词,也对阶级有了初始的概念,等鼎钺统治他们,这一片土地上的人开始更多的和外界接触,对于贵族这个概念更加有了清楚的认识。

    而原冰的态度和气质显然很符合他们对于贵族的想象。

    殊羿嘴角微微翘起,像是在笑,“九原。”

    “哦,九原啊。”雄壮男人点头,点到一半突然凝固,“你说什么?九原?他是九原人?”

    “嗯,还是九原的高层。”

    雄壮男人猛地回头再次打量原冰,这次他看原冰的目光已经没有了调笑,还多了几分慎重。

    男人转回头,“你疯了吗?抢谁不好,非要抢九原的人?我听说鼎钺和九原的关系不好,你这样不是……”

    “没抢,捡到的。”

    “哎?”雄壮男人糊涂了,“你捡到了,他就愿意跟你回来。”

    殊羿骄傲地轻轻一点头。

    雄壮男人对殊羿佩服得一塌糊涂,这叫原冰的九原高层一看就很不好搞,但他家兄弟就是厉害,竟然就这么把人给征服了。

    雄壮男人低头瞅瞅殊羿被皮裙围住的下半身,深深叹息,“所以男人还是要够大、够坚/挺啊。”

    殊羿深以为然。

    听不懂的原冰,一脸贵族式的冷漠。

    谁也不知道原冰此时心中正在骂娘:妈蛋,这些野人哪里来的?竟然不会说通用语,叽里咕噜也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果然默巫说得对,通用语一定要普及。

    后来,原冰在这个木寨中待了几天才知道人家说的就是通用语,不过加入了地方口音,原冰因为没来过这片,更没听过这里的人说话,听到耳中,那些变了音调的通用语就全成了野人言。顺便说一句,鼎钺官方发音就是这个调调,只不过为了与九城接触,才学了新的发音。

    而之前他没有感觉到语言的不便,不过是九原有个能通万语的**ug默大祭司在,等不需要严默翻译了,那些新加入和新发现的小部落部族也学会了九原的通用语官方发音。

    原冰这几天住的很烦躁,虽然这个部落的人对他都很尊敬也很好,但那些人看他的目光,尤其是当着他面一边看着他一边彼此说着他听不懂的私语时的表情,都让他烦躁得想杀人。

    最让他无法忍耐的是这个部落的人在安排他的住处时,完全不听他的意愿,硬把他和殊羿的房间安排到了一起。

    对,他现在住的就是殊羿的房间。

    不要问他怎么看出来的,这房间一看就有年头了,而且里面的摆设也很私人化,还有些一看就是小孩子和少年才喜欢的兽牙、箭头之类的小玩意。

    房间很大,很高,呈帐篷式的圆形,全部由原木建造。中间立了一根活着的大树做支撑,多余的枝叶全部被砍掉,延伸出来的粗大树枝有些就成了挂杆,悬挂着各种殊羿少年时期的战利品。地面则铺设了被剥了树皮的原木。

    这里的房屋地基都很高,底下大多悬空,其中尤以殊羿和雄壮男人的房屋基台最高。

    不过这样的设置不但可以避开伤害支柱大树的树根,还能避开蛇虫和避免雨雪浸入屋内,这是原来的原际部落也没有想到的智慧。

    整体来说,房间很舒适,但原冰就是怎么都无法适应。

    推开刚刚被人送来的粑粑——一种当地谷物磨成粉作成的食物,这里的食物他也不喜欢,九原的饼也好、像这样的粑粑也好,口感都比这里的细腻得多,这里的粑粑不知是不是含了谷物壳磨碎制成,不但难吃,还拉嗓子。

    原冰走出了房间,外面没有人看守。殊羿遵守了承诺,自从放开他后就让他自由活动,甚至没有派人看着他。但如果他有单独离开木寨的意思,门口守卫的人就会拦住他。

    原冰知道自己在这个陌生地区绝对逃不过当地土著殊羿的追捕,更不想被对方当成奴隶给绑回鼎钺城,只能表面上老实下来,暗中寻找逃跑的机会。

    烦躁中,他经常会想:如果默巫他们来了,为什么到现在还不出现?

    走着走着,原冰在木寨中迷路了。

    抬头四处看看,他似乎走到了一处比较偏远的地方,附近没有多少建筑物,倒是有着一片旺盛的野草地。

    在野草地中间有一栋同式样的圆形木屋,作为支柱的大树在房顶形成了一片偌大的绿荫。

    野草地中有人,一名老者蹲在地上似乎在采割那些野草?

    原冰想过去问路,但刚刚迈出一步又忍住。过去又有什么用,这里的人绝大多数都听不懂他在说什么,而能听懂的那几个又故意装听不懂。

    草地边有条小溪,溪边有石,原冰就在溪边的一块平整的石头上坐下。

    过了一会儿,老人过来洗割草的刀。他没理会原冰,他听过这个人,据说是由小族长亲自带回,还跟他住在一起,且每晚闹出的动静都不小。

    原冰目光落到那把刀上,弯弯的刀身,样式很眼熟,这不是他们祭司大人在几年前刚传授给大家的“镰刀”吗?

    啧,看鼎钺人这模仿的速度!

    不过这把镰刀的材质并不是常见的骨质,而是金属。

    暗沉的刀身,只锋刃部位白得发亮。

    老人坐在一块石头上,弯腰用石头和溪水打磨刀锋。

    老人动作很慢,但有着一股奇特的韵律,原冰竟渐渐看入了神。

    “我想离开这里,我想回去。”不知为何,原冰突然觉得心中的苦痛再也无法忍受,当着老人的面就说了出来。

    说出时,他心想,反正对方也听不懂。

    这么一想,他的心神更加放松,也更加肆无忌惮。

    “谁也不会喜欢这种被禁锢的生活,我又不是女人,他凭什么那样对我?就因为他比我强吗?总有一天,我会杀了他!”

    老人手一顿,眼中闪过一道厉光,手中镰刀轻轻扬起,抬头看向原冰。这一刻他真心想除掉这个很可能对他孩子产生危险的人,但就在老人动手的一瞬间,他看到了年轻男子敞开的领口间露出的项链。

    老人的镰刀重新落回磨刀石上,他的动作再次变得缓慢而温和。

    原冰不是喜欢自怨自艾的人,抱怨了两句觉得这样抱怨的自己更可悲,就闭上了嘴。

    溪边沉默流淌。

    原冰枯坐了一会儿觉得没意思,就想起身离开。

    老人直到此时才发出声音:“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原冰刚刚浮起的臀部又落回石头上,这个老人竟然会说通用语!

    “原冰。”

    “你的项链哪里来的?”老人慢慢地问。

    原冰不知为何,心里竟然无法对老人生出警惕心,听到老人问了就回答了:“殊羿给的。”

    他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