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84| 番外之阮思义vs乔氏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这一日,阮思义也就写了两封家书,一共得了十个铜板。

    直到黄昏来临,街上的商贩都收摊了,他才开始收捡东西装好,背着书箱归家。

    在他准备收摊时,斜对面拐角处站了许久的一人,赶忙转身离去,转身的同时抹了抹不知是什么滋味的泪水。

    阮思义到了家,小院里早就燃起了灯火。

    乔氏在桌前摆饭,阮思义进屋先去放了书箱。

    “相公,吃饭了。”

    他没敢去看她,她也没敢去看她。

    吃到半途,他从袖子掏出一把铜钱,推了过去。

    “相公你这是从哪儿弄来的钱?”

    “反正不是盗来的。”

    阮思义口气有些不好,乔氏没有说话。他似乎感觉自己口气不对了,声音低低的道:“是挣的。”

    那边含糊不清的嗯了一声,阮思义似乎听到了哭腔,又似乎没有。

    ……

    晚上,一张床上,睡了两个人。

    他在外,她在里。

    搬来这里后,房间只有两个,床也只有两张,阮思义不可避免就和乔氏同睡了一张床。虽说楚河汉界相隔有些距离,但终究是在一张床上。

    以前阮思义从未和乔氏睡在一张床上,他嫌她长得不好,娶妻这么多年,挂着夫妻之名,却没有夫妻之份。

    而如今,该走的都走了,最该是离开的她,却仍是在他身边……

    阮思义的心情很复杂……

    ……

    日子便这么不紧不慢的过着。

    就像那名老汉说的那样,是可以有生计的,却仅是温饱罢了。

    随着阮思义摆摊时间越来越久,他的代写书信渐渐也开始有了老主顾。像给他开了第一张那个大娘,就是定点在他这里代写,甚至还帮他带了好几个主顾过来。阮思义每日生意好点能赚百十个文钱,差点的话也能赚个三十多文。

    做了一段时间后,阮思义也知道自己画两幅字画挂在摊子上附带卖了。

    他以往喜欢附庸文雅,像装裱字画这类都是会做的。做好一副碰到识货的人,可以卖几两的银子的。当然也可能一两月都买不了一副的,毕竟买字画的人都是有点余钱的,自然不会在这种小摊上买的。

    时间久了,阮思义每日把挣来的钱给乔氏,自是瞒不过她在做什么。有时候乔氏见他中午不回来,也是会去给他送个饭什么的。

    ……

    忽一日,阮思义的小摊旁边又多了一个小摊子。

    小摊子卖得东西很简单,也就是包子和馒头。

    陈妈妈会做点心,包子馒头之类也是会做的。做这个本钱不多,也不怕会亏钱,现做现蒸,有剩余的便晚上拿回去吃。而且这样一来,阮思义中午也有现成的东西可以吃了。

    日子久了,一条街上的人都知道那个代写书信的摊子和包子摊是一家人,两人是小两口。

    对于那个总是默默坐在那里摆摊的书生,其实四周的人观察已久。

    无他,总觉得他不像是一个干这个的人,并且人很沉默,总是低着头坐在那里,一坐就能坐上一日。

    刚开始是这样,日子久了,那个书生也会拿出一本书坐在那里默默的看起来。一本线装的书,他翻来覆去看了许久,边缘都磨卷了。

    与之相反,那个包子摊的妇人却是要热情许多。一开始还有些脸皮薄放不开,之后也能和来买包子馒头的老主顾或者周围相邻摆摊的说两句了。

    “老板,给我包两个馒头。”

    “好的,一共两文。”

    阮思义投注在手里书的目光往那边移了过去——

    她穿了一身青布衣裙,头上挽着独髻包着头帕。似乎少了绫罗绸缎与满头金翠,人一下便轻省了许多。往日嫌弃的圆墩墩的身材,因为这些日子的操劳,也瘦了许多。红扑扑的脸,挂着满脸的笑,接过对方的铜板,她便收到围裙下的那个口袋里……

    乔氏把铜钱放好,感觉有人看她,一抬头对上他的眼。

    他慌忙收回目光,她也是。

    “相公,你是不是饿了?”

    阮思义莫名有些恼怒,她每次都只会问他这一句,弄得好像他是猪似的。

    可这种恼怒是不好言说的,他只能摇摇头。

    到了中午,街上的人便少了。

    乔氏拿出来一个小风炉,填了些柴进去,从小车上拿了一只瓦罐出来。点火,不一会儿,瓦罐里的汤便滚了。

    她上手摸了一下,烫得一缩,忍不住摸摸耳垂,又去拿抹布包了边缘端下来。拿出两只粗瓷碗,把瓦罐里的汤倒了出来。一只碗里倒了满满一碗,另一只碗却只倒了半碗。最后瓦罐里沉底的食材,都被她倒进半碗之中了。

    之后,她从蒸笼里捡了两个热腾腾的包子,装进盘子里。并着那碗汤,一并给阮思义端了过去。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