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四十四章 斗魔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于有点吃惊,觉得大意了,血族魔神的力量,果然强大,绝对比那预言术都更厉害!

    皱着眉头,感觉皮肤已经有点被侵蚀,拉斐尔心念急速运转。

    只一瞬,灵光一闪,他就用出了**术。

    血网受了**术波动的影响,又分出一道来,扑向的**。

    **一道道出现,罗德里特的力量越来越薄弱,那些四处跑动的**遇到了空间裂缝后,**一下消失,那些血气却依然留在了原地,被裂缝或是击碎,或是吸走,或是压缩到极限,或是被不断扭曲。

    血网再也坚持不住,离开了拉斐尔的身体,重又凝聚成了罗德里特的模样。

    感觉到力量几乎全部消失了,看到拉斐尔眼中的冰冷,罗德里特终于变得恐惧又绝望,浮在虚空中,那些裂缝是如此危险,只要再被裂缝碰到,估计也会消亡。

    罗德里特颤抖着道:“为何,你会如此强大?在奥罗时,你只是一名小小的法师!”

    拉斐尔的严肃消失了,嬉笑道:“就不告诉你,让你死得不明不白。”

    罗德里特在虚空跪坐着,眼泪滴滴而下,道:“艾菲,艾菲,我喜欢你,真的,哪怕你破坏了我在莱恩的争霸,就当我最后的一个请求,我真的想知道,为何人能有如此强大的力量,而且你还没有魔力。”

    看到罗德里特的眼中居然真的对自己有着一丝爱慕,拉斐尔固然心中恶寒,却也有了一丝怜悯。

    说起来,罗德里特和拉斐尔其实没有深仇大恨,因为罗德里特没弄死过拉斐尔的亲人,只不过是为了各自的目标争斗罢了,而且在争斗中,一直是拉斐尔占优。

    拉斐尔对这家伙实在也没什么仇恨的感觉,就叹了口气道:“罗德里特,这要从宇宙说起,你认为宇宙是什么?”

    “宇宙是什么?”罗德里特道,“当然是无数位面。”

    拉斐尔微笑道:“不,宇宙就是时间!”

    “时间?!”罗德里特迷茫了。

    拉斐尔道:“时间本身就是狂暴的,不稳定的,就如人在急速的时候,虽然感觉周围是静止了一般,但是这种静止是极快的速度造成的,也就是说平静的时间从来蕴含着可怕的狂暴。而宇宙还没有的时候,就有了时间,时间就是至高的圣者!”

    罗德里特不解,道:“圣者?难道时间有意识吗?”

    拉斐尔道:“有,不过却是朦胧的,也许就是积累了太多狂暴,时间爆发了,就形成了宇宙。”

    罗德里特叫道:“时间形成宇宙?宇宙还没有的时候,就有了时间?宇宙也能不存在?宇宙不是无边无际的吗?见鬼,我不理解。”

    拉斐尔又道:“时间从来存在,哪怕宇宙不存在!”

    罗德里特道:“不存在是什么,是一个极点吗?那么极点外又是什么,难道是虚无吗?可是虚无本身,不也是一种存在吗?”

    拉斐尔笑道:“这是很玄奥,那么,罗德里特,你深沉睡眠的时候,世界对于你来说存在吗?”

    思索了一下,罗德里特道:“这个……似乎世界和我无关,世界好像也就不存在了。”

    拉斐尔道:“这就是宇宙的无!宇宙就是时间,同样也是一股意志力,正是这股朦胧的意志力觉醒了,爆发出了宇宙,所有的东西都由这股意志力构造而成,包括我们。当这股意志力沉眠的时候,罗德里特,你认为世界还会存在吗?”

    “还存在吗?还存在吗?”罗德里特的冷汗不断流下。

    拉斐尔叹道:“无!就如你沉睡的时候,一切对于你来说都是不存在的,没有虚无,没有一切,唯有剩下了……是时间啊!”

    罗德里特叫道:“如果宇宙就是时间,就是这股朦胧的意志力,那么它沉眠了,我们就全部消失了吗?为什么?它为何觉醒,又为何要沉眠!””

    拉斐尔道:“它觉醒后,是朦胧的,我想,它是希望获得清醒吧,永恒的清醒!为此在朦胧中,它本能地不断创造事物,希望借此达到永恒的清醒。这些事物中包括我们,人的灵魂也就是它的意志力构建的一个界限,可惜,我们是清醒的,但是却不能永恒,没有得到永恒的事物,就会被它判定为失败。罗德里特,世上有永恒的东西吗?不!没有,除了时间本身!”

    罗德里特颤抖着道:“神灵不是永恒吗?”

    拉斐尔笑了:“神灵永恒?不要说笑了。”

    想到那么多坠堕的神灵,罗德里特咬了咬牙,道:“那么如果得不到永恒的清醒意识,它会如何?”

    拉斐尔沉默了下,道:“当然是把失败的都抹去,加速毁灭宇宙中所有含有清醒意识的生物,所有含有清醒意识的生物消失,它就能回归沉眠再次积累力量。”

    罗德里特道:“用什么来毁灭?”

    拉斐尔道:“破坏神祗,真正的至高圣者时间大神的衍生物!死灵位面中积累的大量力量,就是破坏神祗的能量。”

    罗德里特喃喃地道:“我不信,据说神灵还能穿越时间!”

    拉斐尔哈哈哈笑了,道:“你可以贯穿位面,可以贯穿巨石,可以贯穿美女,甚至只要力量足够,可一贯穿大陆,但是,唯一休想贯穿的就是时间,时间它永远向前!”

    如果自己得到永恒呢?罗德里特眼睛一亮,道:“那么万一有某种生灵成功获得了永恒呢?宇宙是否就一直不会沉睡了?”

    拉斐尔又是一声叹息,道:“不,因为这名生灵是它,却又不是它,就如人怎么可能把自己的一根手指当作全部的自己来看待呢?何况这根手指已经被切断,和自身毫无关系。所以,它永远会失败的啊!”

    面容扭曲着,心中的野心也被扭曲着,罗德里特皱着眉头,思考着,道:“我觉得你是对的。”

    拉斐尔道:“我也希望自己是错的,可是,从各个方面来看,这都是对了。比如,位面就是时间的意志力构成的,每道不同意志力形成的不同弦纹,就成了各种位面法则,位面之间是什么,那就是时间之神的意志力!也就是我们认为的空间通道。这就是不完全的空间法则,都会被这股意志力侵入的原因,比如储物空间。所以要对付自然法则,试图得到永恒,只有靠同样的意志力!信仰之力,就是一种。神灵借用了信仰之力,甚至能创造事物一般,当然这种创造是虚假的,一旦神灵失去了信仰之力,这神灵创造的东西,全部会恢复原样。”

    罗德里特无比震惊,道:“你真的了解了一切,那么你呢,又是什么样的存在?”

    拉斐尔淡淡地道:“好吧,我也告诉你,首先,把力量分为三种境界。第一种,**到凡俗极致,称之为山就是山,水就是水!这时候看事物无比清晰,甚至能隐约看到世界的法则!”

    罗德里特想了下,道:“似乎是格拉休斯那样,那么第二种呢。”

    拉斐尔继续道:“第二种,力量强大到一定的程度,和世界的某种力量极为合拍,这时候就能点燃神火,收集信仰之力为自己所用,偷取控制世界的一种法则力量,成就神灵,这时候,山不是山,水不是水!这种境界下,一切事物看上去都会不真实,世界如同道道弦纹构成。”

    罗德里特叹道:“我现在只要用出神力,看到的事物就是这样,看来这就是神灵的境界了。那么最后一种呢。”

    拉斐尔道:“第三种,就是我的境界!永远在**自我,永远只有自我!强大的自我意志可以对抗世界法则的各种入侵,我爱把山看成山,它就是山,我爱把水看成水,它就是水!它们想变都变不了!这就是山还是山,水还是水!”

    罗德里特完全明白了,心灰意冷,叹道:“原来神灵也是那么渺小,我以后应该过上闲适的生活,嗯,还要多学些爱好,否则会很无聊的。”(未完待续。)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