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十七章 落定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这是什么声音?”江氏问着陪着的唐家兄弟。

    唐大仓轻声道,“娘,听错了,并没有什么声音……”

    “不可能,我明明听到哭声,是谁家有人去了吗?”江氏的耳力愈发地好了。

    “许是谁家小孩子在哭吧,娘,你还要点儿粥吗,这粥加了燕窝,听说可是富贵人家的老太太才能吃得上的呢……”唐大仓笑着说道。

    江氏却是不依不饶,“你别哄我,我就是听到哭声了,还越来越近了……这真的,真的是谁家有人去了吗?”

    前些日子,村子里的一个老人刚刚去了,只是下了雪,路上滑,一不小心摔了一跤,连夜就发了高烧,只两三日就去了。

    村子里不少人都说,这老人是有福气的,不像是其他的老人,躺在床榻上好些日子,吃喝都得让人端来,这要是碰到子孙不孝顺的,活活饿死都有的。

    村子里都道,江氏是好福气,平日里就算是做够了恶心事,到老,还有三个儿子在床前尽孝。

    江氏很怕有人会去了,不过又会想着,这路上怕是不会担心受怕的吧,还能碰上同村子的。

    那个老人,今日就是头七,因着没几日就得过年了,挑着今日日子好,只停了几日就急着出殡了。

    村子里好多老人都看不过眼,这还是头七,就出殡了,在家里最起码要停个七日还是要的,可是耐不住这是人家的家事,四个儿子都同意今日出殡,都说是好日子,其他人就算再看不过眼也不法!

    这一路上,虽说哭声大,却只是干嚎,只一个女儿在那哭地伤心,这几日倒哭晕过去好几次了。只哭诉几个哥哥嫂子没良心,他娘福薄!

    几个嫂子也是泼辣的,只说好吃好喝地供着她娘,到头来还被人指着鼻子骂,亏待了她娘,已经动手打了好几次了!

    好好的一场丧事,险些又酿成了恶事出来,钱里正和李家族长调停了好几次,总算是拖到了出殡的日子。皆是松了一口气。

    李家,虽说在灵堂前吵着打着,但是到了出殡这一日,一家几十口人,却是哭得很是齐心,哭声一阵高过一阵。兄弟三人见实在瞒不住,就只得说了,李家的老人去了。

    江氏半晌无言,只愣愣地一张一闭地随人喂着粥。

    如今小河村的日子已是好了不少了,这两年老人去的少了。

    “李家老人是因为下雪路滑,老人可经不起摔……娘,你是不一样的,大夫都说你无事,让你看开些,吃好睡好,你看着几日精神头是不是好多了?”唐大仓唤了江氏回神。

    “娘,文佑上回给你带来的那件毛皮衣裳,改了改,已经可以穿了!没几日就要过年了,娘你可得穿着在旁人面前涨涨脸……”唐大海也跟着说道。

    说起那件衣裳,江氏一看就中意了,一直让人放在床里边,还说了,“我这要是走了,可得让我带着这件衣裳走……”

    江氏总算是回了头了,对着唐大仓说道:“你们也不要劝我,我这日子怕是也就是这几日了,我这一辈子就是没个闺女的,也没人能说说贴心话!

    回头,让媳妇给我来洗洗,换上新衣服吧……”

    江氏低声吩咐道,有些恍惚。屋子里三兄弟低声啜泣。

    小河村的习俗,老人去了之后都会换上寿衣,有些老人感觉到了大限将近,就会自个儿换上寿衣,不给儿孙贴麻烦。

    “哭什么,我这一辈子就生了你们三个,也算是对得起唐家的列祖列宗了……我这以后见了唐家人,我也能抬得起头了……”江氏轻声低说着,好似很轻松。

    微微地转头,对唐大仓说道:“我这现在最不放心的就是老大了,你那媳妇,唉……当初都是我鬼迷心窍,看上了田家在镇上有铺子,唉,不成想却是害了你一辈子了……”

    “娘,都是我不好,那恶婆娘已经被我赶到柴房去了!”唐大仓哭声说道,不想再听这些了,好似江氏马上就会撒手走人。

    江氏无力地晃了晃手,刚刚吃了燕窝粥,也算是有了些力气。“趁我现在还能说,就让我多说些吧,我怕以后想说都没机会了……

    田氏,你若是想留在家里的话,就不要再让她管着家了,这长房的门户,田氏撑不起来。只田家人再来,她还是会放了人进来的。

    田氏是个眼皮子浅的,做了那么多的事儿,却是丝毫不觉得错了……老大,你给我句准话,你是想怎么处置田氏的?”

    “娘,不瞒你说,咱家对她已经是仁慈的,上回带了田家人回来,也没怎么处置她,这回却害了娘,我恨不得立刻送她去见官!”唐大仓说起田氏, 恨得咬牙切齿,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她,田氏。

    “唉,文伟的闺女都那么大了,这要是实在过不下去了,就送点儿银子让她走吧……留下去也是个祸害,田家的人早晚有一日过不下去了,就会黏上来的……”江氏这几日脑子特别清醒,总想趁着这几日将事儿都安排地妥妥的。

    江氏不知道,这是不是回光返照,不过,躺了那么些年,走了也是一种解脱。每日喝那么苦的药,吃啥都没什么味道了,这几日她怎么都不肯喝了,她也真的受够了……

    “老二,我知道田家是不会应了的,你大哥的事儿,就托付给你了,你家舅兄在镇上还是有些关系的……”唐大海这会儿已经不晓得说什么了,只管点头应下了。

    “老大,文伟的那两个闺女也是机灵的,你莫学我,如今儿孙跟我亲的,就一个,其他的看我怎么样,我也不说了……你莫走我老路啊,你们都应该学学老二夫妇俩,这闺女也有闺女的好啊……”江氏感慨道。

    唐大仓每日只捕鱼杀鱼,对两个孙女从没抱过,也没好好地说过话。想起老二一家的四五个孩子,对江氏……唐大仓打了个冷颤。

    “这以后的日子就看你自个儿过了,文伟虽说单纯了些,但他却是个孝顺的,他媳妇虽说是山里买来的,这些年看下来,守家却是行的,也没些弯弯绕绕,给你养老却是行的。

    你那闺女,秋月,面上情就好了,这人,肖像了些田家人……”几番话下来,不得不说,江氏心里都是门儿清的。

    只是不知道为啥却是从来不为这几个儿子考虑,临走前,才想到了吩咐这些,江氏盼着这些还不晚。

    “对老大老三我这个做娘的,都算是尽了责了,我最对不起的就是你们这一家了,万幸的是你们过得比旁人都好,我这心里也算是安慰了些了。

    老二,你现在的日子挺好的,这以后也不要犯浑了,听你上回说,你们家现在是文弘媳妇掌家,挺好。你们夫妇俩都是耳根子软的,这要是一有人来,就巴巴地掏心掏肺,再大的家业也经不起折腾。

    老大老三,你们发誓,赚钱生计啥的,都不准求到老二家门上去!除非是人命关天的大事!”江氏盯着老大老三,就等着他们表态。

    “娘……他们都是我兄弟……”唐大海低声唤道,这会儿才被娘关心,原来都是娘的儿子,娘心里也是有他的。

    “老二,你不用多嘴!打着骨头连着筋的亲兄弟,要是眼红着赚钱的法子,早晚兄弟情义都断了!

    你们也不用怪我心狠,你们现在攒的银子,赚钱的法子都是老二一家半送给你们的,你们只要不起了贪念,二房定会护着你们一辈子无忧……”

    老三对现在的日子很知足,当年他还是靠着娘接济,或者媳妇当嫁妆,如今家里有银子,生了二儿一女,很是满意了。老三跪下发誓,见此,老大跟着发了誓。

    江氏这才满意,“你们也别吃味儿,其实也是为了你们好!这些年,这是我为老二做的唯一一件事,也是最后一件事了……”

    唐大海“扑通”一声跪下,掩面流泪。

    “老三,娘一向最是偏疼你,娘也没什么好嘱咐你的,只盼着你能收收你的性子,凡事多听听你媳妇的,你媳妇的娘家人也是好的,一心为了你家好的……”

    唐大山都一一地应了。

    “老大,你将我那箱子里的一个包袱拿出来……这些年,我跟你爹的银子都是分开来的,这些年,我也算是攒了100多两了,这些主要都是老二一家子给的,老二家不缺这点儿银子,但也算是我的一点儿心意……”

    江氏微喘,撑着说了这么许多的话,已经累了。

    “娘,你别说了,咱以后慢慢说就是了,不差这么一会儿时间了……”唐大海有些担心。

    江氏固执地摇摇头,点点唐大仓,让他赶紧去。“你们三兄弟一会儿分去……那些个小玩意儿都是我喜欢的,就让我都带去吧,也不值当多少银子……”

    三兄弟都应了,江氏招了招手,示意三兄弟靠近些,才艰难地开口道:“你们爹,是个自私凉薄的,以后要是有为难的事儿找上你们,能推就推,不能推就推给你们媳妇……”

    江氏才刚刚说完,就重重地喘着粗气,唐大山端来水,试了试温度,才敢给江氏喝。

    不用江氏说,旁人也都看得明白,江氏卧床初时,唐有根就搬了出去,直到现在病重,也从没陪过一日,连江氏的屋子都甚少踏入,生怕过了病气。

    江氏但凡有一点儿事,就推得远远的,生怕牵连到他。

    小河村,也有这种说法,老人即将要走了,心里万一有个挂念,另一半儿也会紧接着离去。

    只是这个说法,却是信的人少,不过,唐有根却是深信不疑,生怕江氏带他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