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十五章 作死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等唐大海还没到老宅子,宅子里就传来了一声高一声低的哭声。唐大海脚下微跄,心头忍不住狂跳,这是不好了?

    “大海,听说你母亲不好了,大夫都已经进去了……你赶紧去瞧瞧……”村里人赶紧让出一条道来,让唐大海赶紧进去。

    唐大海已经说不出话来,点点谢过就跑了进去。

    “怎么大夫来了, 唐大海才急冲冲地过来啊……这一个村子里的,就算是村尾,跑几步也就到了……”

    “你刚刚没见着文伟媳妇哭着跑着出去吗,多半是去叫唐大海一家的……”

    正说着,文伟媳妇哭着跑近了,从让出来的那条过道中跑进宅子里。

    吕氏三人也没收拾,就直接跑了过来,到了老宅子门口,才气喘吁吁地停下,喘了几口气。

    等吕氏母子三人进了宅子里,村里人才议论开了。

    “怎么就这几人,文弘夫妇俩怎么没来?还是我错过了啊?”

    “你瞧着没老,听着这话就怎么就像是老糊涂了……”李大娘也在人群里,听着这话自然不满了。“这小夫妻这还是刚刚新婚,这回门都好像是刚刚去的,这要是冲撞了,可如何是好!这里头还不知是咋情况呢……”

    “谁说不是,这老二就在村子里的,这镇上都请了大夫回来了,才晓得去请老二一家,我看呐,这事儿怕是又难以启齿咯……”

    唐家老宅子近年来,虽说已经不再闹腾了,只是村子里的那些老人,妇人,怕是都不会忘记,那些年,不停歇地折腾。

    “娘这是怎么了,前些日子不是还好好的……”唐大海还记得前些日子,江氏还大着嗓子在骂人。这才过了几日啊,怎么会不好了!

    唐大海低吼着,屋子里哭声曳然而止,只剩下低低地抽泣声。唐大海几步奔到江氏的床边,低声唤道,”娘,我是大海,你这是怎么了?”

    “老二,老二……”江氏死命地伸手抓住唐大海的手,许久没修理过的指甲深深地扎进唐大海的肉里。

    等吕氏母子三人进了屋,浓浓地一股血腥味,江氏的床边、地上有好些血迹,还没干。

    田氏已经跪瘫倒在地上,半匍匐着。

    文伟的两个闺女正一脸惊恐地躲在赵氏的身后。“文伟媳妇,你带着几个小的出去吧,这人都挤在屋子里,吓坏了几个小的可如何是好!”

    吕氏本不欲管这些闲事儿,只是文伟的小闺女,大概也就小雨这般大,瘦弱的身子不停地颤抖着,抓着姐姐的手,小声地叫着,“姐姐,姐姐”,吕氏不知怎的,就动了恻隐之心。

    唐大山也稍稍地回了过神来,也赞同让文伟媳妇将俩小的带出去,“娘已经病倒了,这要是这俩小的又吓坏了,怕是分身乏术了,文伟媳妇,听你二婶的……”

    大夫整理着医药箱,“你们既然不信我,给病人吃了人参,还是有些年份的老参……你们也不用找我了,另请老明吧……”

    “大夫,大夫,我们一家子都是信的,只是不知道我娘从哪儿弄了老参来,大夫,求求你,再帮我娘看看吧……”唐大仓一见大夫背起医药箱,就欲走人了,可是吓坏了。

    唐大海也顾不得江氏要说什么,掰开江氏的手,就追了出去,“大夫,大夫求求你救救我娘吧,我们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前些日子还稍稍有了好转了,不知道这回儿是从哪儿弄来的老参。

    唐大山也追了出来,屋子里就几个儿媳妇,谁也没去靠近江氏,夏竹看着江氏狰狞的模样儿,有些不敢靠近,她可是瞧见了唐大海手上被抓得流血了。

    血痕都有好几道,是唐大海硬拉开江氏的手,江氏却是像抓着救命稻草一般,怎么都不肯松手,扯拉出来的几道深深的血痕。

    江氏低声地昂昂着,手颤抖着指着田氏的方向,狠戾地盯着,好似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了。

    吕氏和赵氏面面相觑,有些不解。

    夏竹只觉得江氏怕是一时半会儿却是去不了的,这会儿神智清醒地很,清楚地能分辨出田氏的方向,田氏都已经匍匐在地上了。

    “唉……真是糊涂啊,嘱咐了多少次了,千万不能大补,这回好了……我留个药方子,吃不吃随你们,慢慢地养,也能养回来的,只是想跟以前一样,却是不可能了……”

    唐大海不放心,让人又去请了几个,都是差不多的说法,连留的药方子都是差不离的,遂都放了心,唐大山自发地去煎了药。

    “娘,大夫说了没事儿,养些日子就会好了,三弟去煎药了,这吃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