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5章 叶妩番外(完结篇)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相较于我年轻那一会的锋芒毕露,这个孙女,更加内敛深沉。

    虽然性子平和冷漠,可是现在既然被自己的亲奶奶坑了一把,推上台来,司颂也不会退怯,就好像是容爷爷生前说过的那样——司家的子孙,从来毫无畏惧。

    至于台下那些姐姐妹妹、哥哥弟弟们虎视眈眈的眼神,嗤……司家的子孙,要是害怕这些人的嫉恨与恶意,她可真就枉费了家族这么多年的精心教导,愧对容爷爷的在天之灵,更加无颜站在祖母身边!

    她姓司,是司家的子孙,也是祖父祖母挑选出来的家族三代继承人。

    家族的主要权力虽然已经渐渐交到父亲和二叔的手上,祖父祖母也不大管事,平常做出一副老小孩的模样在家里含饴弄孙、颐养天年,好像真的什么事情都不管,被家族子孙们用马屁哄着,一副老糊涂的模样……但司颂分明能感受得到,每一次出现在祖父祖母面前时,老小孩的面具之下,是一双双冷静审度的视线,漠然的打量、考究着每一个孙子孙女的心性、品德以及手段。

    放下权力,只是祖父母的表面举动,他们的真实目的却是家中挑选合适子孙加以栽培。

    如今,既然祖母将自己推上前,那自己就要向祖父祖母表现出足够的筹码,向所有人证明——两位老人的眼光没错!

    看着孙女坚韧而冷静的模样,即便是站在我身边,依旧展露出一派独特的风姿和气势,——那才是司家三代继承人的风采!

    我的笑容里,多出了几分赞赏和肯定,心里提着的一块巨石也悄然落下……

    自从我和司凛退休之后,二代继承人的长子司承唐,早已经彻底坐稳那个位置,完全掌控住了整个情报系统,而且随着年纪渐长,大局观念也越来越强,渐渐成为龙国最巅峰的几位之一,唯一让我和司凛不放心的是,承唐的年纪也大了,他的下一代继承人现在还没有着落,必须尽快确定下来,并加以栽培,甚至一部分权力已经可以让继承人上手练习了。

    如今,总算是确定了司颂这孩子,我和司凛也可以彻底放下心了,哪怕现在死了,司家和叶家两边也不会出现什么大乱子来。

    而一直站在旁边跟人寒暄着的承唐和承宋兄弟俩,彼此对视了一眼,目光随即转到了司颂身上,没有丝毫的吃惊。

    这场金婚庆典,最大的爆点,显然就是司家下一代继承人的浮出水面,能够站在我这个老太太身边,手上还戴着那枚戒指,显然是已经得到全家上下的肯定了。

    五十年金婚庆典,尤其还是如我和司凛这般的身份,能够站在这里的,基本上都是龙国最有头有脸的存在,甚至几位在职的boss要么派人将礼物送过来,要么是亲自到场,在场这些人,随便挑选出哪一个在外面都要么是德高望重,要么是权势滔天,跺跺脚足以让龙国抖一抖,可他们站在我面前——不过是我看着长大的晚辈罢了。

    “妈妈……丹尼和小九哥哥过来看你了。”宝拉走到我面前,很是随性的道。

    “嗯。”我慢吞吞的应了一声,颇为意外的看了一眼宝拉,“小左没一起过来吗?”

    “——叶姨!”

    丹尼和君无错两人一前一后的走了过来,朝着我和司凛行了一礼,这才面带笑容的凑到近前,个性更加活跃的丹尼率先道,“叶姨,我妈妈本来也想过来看你的,但是……您也应该知道,她年纪大了,身体又不太好,最近又进了一次的急救室,这几天正躺在医院里念叨你呢。”

    君无错眼神不悦的瞟了一眼丹尼,补充道,“叶姨,你别听他在那边危言耸听的,我这些年一直在那边处理生意上的事情,知道些左姨的消息……左姨没什么大事,就是高血压老毛病了,这家伙纯粹是故意在你面前夸大事实,找您博同情呢。”

    丹尼似乎也意识到自己失言,故意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叶姨也年纪大了,虽然表面上老小孩,却心思重,万一真担心左咏儿,担心出个好歹来,宝拉不撕了他才怪!

    虽然这俩货也都五十多岁的年纪了,孙子都满地跑,却还是年轻那会的情敌模样,彼此不投机,见面就不对付,要是哪天不吵,兴许他们自己都不太自在。

    “你们俩都是好孩子。”我笑眯眯的点了点头,“这么多年,也都吵出感情来了。”

    “妈,他们就会在你面前卖乖罢了。”宝拉一副“你被骗了”的模样,“行了,你们俩速度闪开点,那边容老先生过来了……”

    丹尼和君无错告罪一声,立刻撤到一旁。

    我颇为无语的看了一眼自家闺女,“宝拉,他们俩,一个是你丈夫,一个是你好友,好歹人家两个追求了你那么多年……你就不能对他们温柔一点?”

    宝拉悻悻然的撇了撇嘴,不吭声。

    说话的间隙,一个坐着轮椅的老人,已经由着四五个青年推了过来,花白的头发,佝偻的身躯,还有那双浑浊的蔚蓝色眼睛,昔年的大型金毛犬美少年容止,也抵不过岁月的蹉跎,垂垂老矣。

    “美人姐姐……?”干涸嘶哑的嗓音响起,带着几分试探和疑问,好像回到了当年那个美少年飞身扑过来的场面。

    身后这四五个青年中,有一个金发美少年,与当年的容止有三四分的相似,朝着我笑了笑,“司老夫人,抱歉,我爷爷眼睛早已经看不见了……这两年老年痴呆症越发严重,只是嘴里经常念叨着‘美人姐姐’这个称呼,我们找人问过之后,才知道说的是您。”

    我愕然而惋惜的看着眼前的这个老人,沉默良久,终于叹息了一声,“……怎么就成了这副模样?”

    “年纪大了,大概如此吧?”美少年有些心疼的蹲下身子,擦了擦老人嘴角的口水,“年轻那会为了家族,过分操劳……医生说,爷爷已经九十多岁了,又是这种状态,怕是撑不了多久了……所以,我想趁着他还能动弹的时候,满足他的最后心愿。”

    “你是个好孩子。”我又重重的叹了口气,走到老伙计身边,拍了拍他的手背,“你啊……明明比我年纪还大一些,却每每总要叫我姐姐,故作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默默地担起容家所有的胆子,一辈子为家族算计着,又得到了些什么?现在想想……我们当年,又何必过得那般辛苦?”

    当年的金发美少年,真的是为了容家奉献了一辈子,其他几位堂兄堂弟们,要么是眼高手低的笨蛋,要么是甩手掌柜,只顾着自己的事情,毫不理睬家族的重担,他年纪轻轻的就坐上了容家家主的位置,不敢得罪司家,便故意扒拉着司凛和容叙,拗不过家族族老,处处受制于人,这么多年走过来,机关算计,过得都是表面上的风光……甚至一度为了家族的体面和持续发展,娶了一个自己并不喜欢的小国皇室公主。

    现在想想看,又何必为了家族,那么委屈自己呢?

    越发沉默的司凛,似乎也被容止的这般样子吓了一跳,示意让宝拉将自己推到容止面前,注视良久,忽然紧紧地攥住了我的手,轻轻地叹了口气。

    金发美少年似乎想在我面前博个好印象,脸上挂起一抹笑容,好奇的问道,“司老夫人,我听说您年轻那会,好像也跟古楼有些渊源?”

    “古楼啊……”我回忆起当年往事,有些忍俊不禁,“你还在上学吧?”

    “嗯。”美少年有些羞涩的点了点头,“我在追寻着爷爷的脚步……现在是伊森男子公学的学生,也是古楼现任楼主,我身边的诸位,都是我古楼的执事们,他们跟我过来一起见见世面的。”

    我笑呵呵的看着这群意气风发的少男少女,目光最后定格在金发美少年身上,莞尔轻笑道,“孩子,谁跟你说的,说我以前跟古楼有渊源?回去抽他去!人家坑你玩呢……说起来,当初倒是我给古楼没脸了,不过也幸而因此认识了你爷爷……等你回去了,找你爷爷以前的助理之类的问问就知道了。”

    当年我大闹古楼的事,哪里算是什么“渊源”?分明是过节才对!说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