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五十四章 抽丝剥茧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高香寒和赵文君颇为投缘,从言谈举止就能看出,这赵文君是个性情中人,并非那等不知死活的作女,将来相处,应该会很和睦。

    “若不是良媛您救了安安,后果真是不堪设想。”高香寒拉了赵文君的手,潜移默化中,她似乎也在接受二爷身边的这些女人们。

    她们也都是可怜人,不过是被这个制度坑害罢了!

    赵文君脸上微红,似朝霞刚出一般,莞尔道:“安安是殿下唯一的儿子,他若是有个闪失,对我们府上来说,也是大不幸的事情,救了他也是我的本分。”

    “还是要多谢你的!这么冷的天,你万一要是有个好歹,我也会一辈子不得心安的。”高香寒轻叹一口,对赵文君道:“你好好养着吧!回头得了空我再来看你。”

    “好”赵文君应了一声,对高香寒这个人更是多了几分好感和希望,希望她将来来了府上,能好好的改改府上的风气。

    …………

    容妃来的时候,高香寒正在给安安剥栗子吃。

    受了惊吓,安安越发的喜欢黏着高香寒,视线一刻也不敢从高香寒身上挪走。

    容妃一进屋就心肝肉的喊了几声,一面又责骂钱妈妈等人,道:“服侍皇世子,自当要尽心……”

    钱妈妈等人知道容妃正在气头上,也不敢回嘴,只跪在地上喏喏道:“是,娘娘教训的是。”

    高香寒和周氏她们也不敢多言,毕竟她现在还没嫁过来,这也算得上二爷的家事,她不好插手,免得被她这个未来婆婆嫌弃。

    “你也是,大冷天的,怎么由着孩子出去玩?”容妃坐在炕沿边,搂过安安,睨了一眼二爷,责备道:“且不说池水冰冷,就是外面也是天寒地冻的,他还这么小,冻出个好歹可如何是好?”

    二爷扶额,当年他小的时候,大冬天的还不是要出去练功,那时候也没见容妃说太冷,你不必去了。

    可见还是隔代亲,儿子没有孙子亲。

    “皇祖母,不是爹爹的错”安安乖巧的坐在容妃的怀里,仰头道:“是我非要嚷嚷着玩,爹爹这才答应让良媛姨娘她们陪着我玩的。”他一脸的认真,定定看着容妃,浓密的睫毛好看的一眨一眨,道:“您就别责怪爹爹和钱奶奶他们了,都是安安的错,是安安不听话,不乖。”

    几句话说的容妃的心都化了,这么乖巧一个孩子,她褚秋慧怎么忍心下得去手?

    她轻轻抚着安安柔软的头发,点头道:“皇祖母知道了,皇祖母不怪他们就是了。”一面让钱妈妈她们起来,一面肃着脸对二爷道:“你父皇听闻此事很是震怒,他要你彻查此事。”她脸色一青,咬牙道:“不管是谁,谋害皇嗣,绝不姑息。”

    容妃一字一句掷地有声,谁都能听出她对这个幕后黑手的痛恨。

    “是,儿臣一定尽力查办。”二爷早就已经叫人去马房审问吴嬷嬷了。

    只不过任凭怎么审问,吴嬷嬷都矢口否认。

    容妃目光从高香寒身上扫过,脸上有些歉然,道:“真是难为你了,怀着身子还要跟着担惊受怕的。”

    高香寒只轻轻一笑,道:“我倒是没什么,只不过安安还这么小,我这个做母亲的,心中难过罢了!”

    容妃目光微动,长叹一口道:“自古帝王家的女人们,哪一个不是争得头破血流的。每一次的斗争,总是会牵扯到这些无辜的孩子……”她修长的手指轻轻的从安安的脸庞上滑过,道:“亏得这次赵良媛救了他一命,否则想想都后怕啊!”

    一面又问二爷:“赵良媛如何了?”她道:“本宫还真没想到赵良媛这次会不顾安危的挺身而出救了安安,本宫和你父皇说过了,说等这次事情水落石出,就封她为正五品的皇子昭容。”

    高香寒心里也为赵文君高兴。

    不管怎么说,将来一定要报答她的救命之恩。

    说了一会子闲话,容妃便让二爷带她去见见褚秋慧。

    正好高香寒也想见见她,这也想问问清楚,这事情到底是不是她干的。

    几人一时间浩浩荡荡的去了褚秋慧房中。

    褚秋慧此刻正无力的瘫软在床榻上,头发散乱,妆容惨淡,神情有些呆滞,全然不见过去的傲娇模样。

    一见容妃,她的眼神登时一亮,恍如暗夜中的流星一般,人登时从床榻上跳了下来,一把搂住了容妃的大腿,跪在地上大哭了起来:“母妃……母妃……您可是来了……”她的表情激动,两颊微微泛着喜悦的赤红色,像是落水的人抓住了唯一的救命稻草一般,双眼登时燃烧起了希望之火:“母妃,这事情真的不是媳妇做的,真的和我无关……”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