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76章大结局之朱复篇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自从柳如风的孩子有了胎动,宁小丹便天天盼着早日生产,因为按着当初的约定,这个衣胞送去后,朝廷便会放了朱复。

    三年了,她和朱复已经三年未见,虽然汪正带回来的消息说他在宫中除了没有自由,过得还算不错,但宁小丹总会想起朱复说过他不能没有她的话。

    终于,经过辛苦的十月怀胎,柳如风的女儿——柳榴,在骄花似火,榴花灿烂的六月产下。

    汪正匆匆回了云雾山一趟,带着衣胞和宁小丹的血液,与赶回来的展谓一起去了京城。

    “为什么他们都生儿子,我的却是女儿,丹表妹你偏心!”柳如风看着宁小丹身旁的那个小小婴儿,不满地撅嘴说道。

    “女儿不好么?”宁小丹白他一眼道:“女儿是妈妈的小棉袄,你不喜欢我喜欢,等我出了月子,你便只身滚下山吧,把女儿留给我!”

    “阿弥陀佛,”了尘在一边笑道:“柳施主颇有女人缘,所以菩萨才给施主送个女儿来!”

    “这样啊……”柳如风恍然大悟的样子,点头说道:“说起来我的确喜欢女人,讨厌男人。”

    说着,他抱起女儿,一本正经说道:“嗯,生个女儿好,以后长得跟老爹我一样好看,不象冯家和展谓那两个小子一样,丑不拉叽的!”一边说着,一边还偷偷查看宁小丹的脸色。

    宁小丹听得郁闷,若女儿真长得跟柳如风一样好看。也不知要祸害多少男青年,惹来多少祸患,所以其实她宁愿自家孩子长相一般。

    每个孩子,她都希望他们普普通通的,别象自己一样拥有一腔独特的血液,以至于想过平凡的生活也不成。

    好在几个孩子都并没有继承自己血液的特殊性,所以她很欣慰。

    见宁小丹并没有再说什么,柳如风松了口气。自此好好对女儿不提。

    自从衣胞被带走,宁小丹便天天盼着朱复回来,但因为路途遥远,朱复真正到达山上,已经是年关了。

    知道宁小丹盼着,朱复抵达的前一天,展谓便让人先送回消息来。

    宁小丹激动得一夜没睡好,气得冯敏一个劲儿骂展谓没长心眼儿,说他不该早早便递过消息来。

    第二天一大早。宁小丹不顾天气寒冷,山上才下过小雪,便来山寨门前等着。这次柳如风也不满意了。说宁小丹偏心,当初可没那么隆重地欢迎他。

    但抱怨归抱怨,两个男人一个回去替宁小丹抱了厚棉袄来,一个命人在山门处的雪地上支了把大箩伞,放了几道屏风围成个小屋,然后摆上几个大大的炭盆。泡上香茶,端来点心,领了冯笑和展延陪着宁小丹一边赏雪,一边等起人来。

    终于,两顶软轿上山来。展谓背着剑跟在后头,后面是当初跟着展谓去京城的金三郞和阿达。

    “回来了!”宁小丹看得真切。将手中的糕点一搁,抬腿便要下山迎接。

    “急什么急,小心路滑摔倒,”冯敏一把拉住她不放手,嘴里劝道:“他们终是要上来的,你且等一等!”

    “是啊,”柳如风怀里抱着展延,也埋怨说道:“瞧你冒失的,哪象个已经当娘的人?”

    “娘,风爹爹骂你,他要造反了!”冯笑站在冯敏身边,稚嫩的声音笑着说道。

    “臭小子,”柳如风笑着骂道:“不就是昨天没让你带着展延弟弟去后山么,你今儿个就挑拨离间寻思报复啦?”

    宁小丹一听,忘了迎接朱复的事,瞪向冯笑严肃教训道:“笑笑,不是说过不准上后山么,怎么不听话?还要带着弟弟去,多危险啊!”

    这冯笑小小年纪,便淘得不得了,老是喜欢干些出格的事情来。

    “娘,”冯笑不服气说道:“我和展延弟弟可都是男子汉,不怕危险!”

    冯敏一听,也教训自家儿子道:“我说小子,你们虽是男子汉,可不都还小么?去后山万一碰见大老虎怎么办?”

    “不怕,我带着银子呢!”冯笑一脸无所谓道:“若有大老虎来,我就给它银子,让它不吃我们!爹爹不是说过么,这世上可没有银子办不到的事情!”

    宁小丹听得郁闷,瞪向冯敏冷冷质问道:“冯公子,你就不能跟你儿子灌输点正确的金钱观吗?”

    “呃……”冯敏尴尬笑道:“这个……我只给他讲银子的重要性而已,没想到他连老虎也要收买!”

    “哈哈哈~~”柳如风在一边幸灾乐祸笑道:“还真是报应,谁让财神冯将钱看得比亲爹还亲呢!”

    “柳如风……!”冯敏回头瞪着他,咬牙切齿说道:“想我平日给你多少个亲爹了,要不你拿命来还我?”

    “呃……那哪成?”柳如风讪讪笑道:“咱们哥俩的交情,可比亲爹还亲!”

    两人正说着,宁小丹却听背后展谓的声音叫道:“小丹……”她转过头去,只见雪地上,轿子边,展谓笑着喊她。

    他的手里,扶着一个清瘦的身影,青色的棉袄,熟悉的面容,眼里满是雾气,不正是朱复是谁?

    “回来了!”宁小丹高兴迎了过去,因为心情激动,脚下绊了一下。

    “小心!”朱复满脸的担心,丢开展谓的手拖着一条腿奔过来扶她。

    “朱兄,你这腿怎么了?”她扶过他担忧问道。

    “没啥,没啥……”朱复不动声色擦去眼角的泪,笑着说道:“因为在宫里锁得久了,出了点小毛病而已!”

    “什么小毛病,分明是经脉断了!”展谓走过来,忧心忡忡说道:“也不知能不能治好。明天得让了尘和章大夫看看。”

    “怎么回事?”宁小丹惊讶问道:“汪正不是说纪姝将他照顾得很好么?”

    “因为怕你担心,所以一直没敢告诉你!”汪正走过后叹气说道:“纪姝对朱兄,起初还可以,但后来见朱兄始终不理她,加上又知道了你要用衣胞换朱兄出宫的消息,便一天天对他恶劣起来,因此朱兄没有少吃苦!要不是还有春草和其他人盯着,又忌惮朱兄是对万贵妃有用的人质。只怕早下毒手将他害死了!”

    宁小丹听得心酸,拉着朱复懊恼说道:“朱兄,当初我就不该让她跟着你去,留在我院子里多好!”

    “傻丫头,她就是那样的女人,将她留给你,我又怎么放心?”朱复叹气说道:“而且当初还不是需要她传递消息么?”

    “是啊!”汪正摇头叹道:“纪姝那女人,就是那性子,对得不到的东西很执著。最后她干脆毁了也不想让别人得到!丹丹你这性子,哪是她的对手!”

    宁小丹听得担心,忧心忡忡问道:“那我们的孩子现在在她手里怎么办?她会不会也恨上孩子啊!”

    “她不敢!”朱复安慰说道:“纪姝这人权利心很重。她就想着靠孩子往上爬呢。所以对孩子很好!而且她虽然是孩子的养娘,但实际与她待的时间并不多,孩子晚上跟奶娘睡,饮食起居由春草侍候,冷宫那边的废后还常常接他去与她亲近,万贵妃也偶尔会过来看他!”

    “废后与孩子亲近。万贵妃会允许?”宁小丹好奇问道。

    “当初柳如风假扮废后大闹你生产的院子时,将废后弄晕关在柜子里,”汪正接过话答道:“皇上知道后很心疼,对她比以前好得多了!而那废后是真心喜欢孩子,所以来看孩子时。竟一点疯癫之态也没有,万贵妃也就没有禁她!”

    宁小丹点点头。万贵妃知道皇帝对废后的感情,所以为了让皇帝开心,她定然也不想为难废后。

    “大家别站这风口上,”冯敏过来提醒道:“都回议事厅说话吧!”

    “好,好,好,咱们回去慢慢说!”宁小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