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74章 大结局之展谓篇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展谓回到云雾山的时候,已经是阳春三月,草长莺飞的季节了。

    年关宁小丹生宝宝的时候,大家都回到了云雾山,连汪正也从京城以取衣胞的名义匆匆赶了过来,不过展谓却没有能回去。

    当时他正在襄阳府的一个山沟里,与徐师父以及展雄秘密操练着招募的第一批兵丁,忙得不可开交。

    这项秘密工作,本来最好的场地是云雾山,但因为朝廷怕宁小丹逃走,所以在山下驻扎了军队常年守着,凡是上山下山,都得细细审查,所以他们不得不舍近求远,去了襄阳。

    营救朱复的失败,给了展雄一干老臣深深的打击,又加上冯敏派出的蒙面人的袭击以及朝廷三番两次的清剿,展雄等人在京城的处境已是狼狈不堪,核心的五人小组,也所剩无几。

    赵太保是被冯敏派蒙面人杀死的,欧统领在朝廷的一次围剿中被捕,关进大牢后不堪折磨而死。

    张太师本就年老体衰,加上一连串的打击,一病不起,临终拉着展雄的手,说了声“对不起少主”便撒手人寰。

    最后只剩下展雄和徐师父以及几个死忠的手下坚守在京城,一面躲避着朝廷的追杀,一面苦苦寻找着拯救朱复的法子。

    但王公公已经被朝廷杀头,当初因为太过信任这条线,所以展雄他们在宫中并没有发展其他助力,现在莫说救朱复,连打听他的消息,也十分费力。

    正当他们心灰意冷,准备硬闯皇宫时。展谓及时找到了他们,将他们劝回襄阳府,与他一起招兵买马,训练兵丁。

    所以等朱复安排好所有事宜,将事情与父亲和徐师父交接清楚回到云雾山,宁小丹已经坐完月子出来两三个月了。

    年关的时候,柳如风闹着要排在冯敏的后面娶宁小丹,但大家商量的结果。却准备让展谓先回来。

    一是因为越到后面几年,展谓会越辛苦,所以得趁早让他把孩子生了,二是因为宁小丹考虑到朱复回来后,怕展谓觉得尴尬,所以也赞同让他排在柳如风的前面。

    柳如风虽然不高兴。但他是少数派,又加上白莲教那边有事,他不得不回去一趟。所以他也只得同意了。

    因为展谓迟归,所以冯敏多赖了两个月才依依不舍离开。

    当初他父亲代白莲教掌管的各种生意以及他冯家的生意,自从他失忆后已经丢了一两年,他不得不去重新清理接手,而且现在要干大事,需要钱财的地方很多,为了替父亲报仇,为了保护自己心爱的人,他不得不比以前更勤快。

    那天阳光明媚,宁小丹正坐在抽了芽儿的葡萄架下的竹椅上。微笑着看着奶娘怀里的儿子。

    儿子长得很好,生下来便七斤多。特别爱笑,听到冯敏拔弄算盘子的声音,更是手舞足蹈,所以冯敏便给儿子取名“冯笑”全山寨的人当宝贝似的疼着。

    孩子跟奶娘“咿咿呀呀”说了一阵,却突然嘴巴一扁。就要哭了,奶娘见状,知道他是饿了,忙将他打撗抱着,将胀胀的乳头塞在他嘴里“呜呜”哄着他吃奶。

    宁小丹不由羡慕不已,她多想亲自喂养自己的孩子啊!

    可是几个男人却不准,怕因为孩子吃奶,影响她身子的恢复,也怕她受苦,而且汪正也带来了朝廷的消息,说万贵妃催着她赶紧怀上第三个孩子。

    因此,她不得不又一次放弃亲自喂养孩子,而是让冯敏替孩子找了个身体健康,性子好的奶娘,却每次看到奶娘喂儿子奶,心里都有点儿酸溜溜的妒忌。

    所以展谓风仆尘尘踏进院子的时候,她并没有看见,而展谓也没有开口叫她,只是站在院门口,痴痴地看着她。

    直到奶娘发现他来,见到他胡子拉碴,以及身上背的剑,警惕喝问道:“你是谁,站在那里盯着我家主母瞧什么?”

    宁小丹回过头去,见是展谓,忙起身笑着迎接:“回来了?怎么也不进来,站那里不嫌累么?”

    展谓微红了脸,嘴里却说道:“好久没见你了,就想好好看看你!”眼神也不似以前的畏缩,盯着宁小丹很是大胆。

    年关的时候,汪正已经传信给他,当知道轮到自己回去陪着宁小丹时,他在床上翻来覆去,一夜没睡觉。

    他对朱复有着歉疚,他不知道自己这样做到底对不对,他不知道一年后朱复回来,对他会是一种什么态度?

    但有一点,他很清楚,自己喜欢宁小丹,自己对她的爱,不比朱复少。

    想着能成为宁小丹的夫君,让她为自己生个孩子,他激动不已!

    所以想了一夜,他终于拿定主意,不管朱复将来埋不埋怨他,他都要宁小丹替他生个孩子,这样就算将来朱复出来让他死,他也死得瞑目了。

    所以他匆匆向父亲和师父交接了事务,便马不停蹄赶了回来,当看到那个心里想了千万遍的女人时,他的心醉了,人痴了,对于自己做出的决定,也更加义无反顾起来。

    “瞧你,几个月不见,嘴巴也甜起来,看来在外面混得不错嘛!”宁小丹开玩笑说道。

    “嗯,的确过得还可以!”展谓却一本正经答道:“就是……就是……”支吾了半天,他终是鼓起勇气说道:“就是夜里常常想你想得睡不着觉!”

    宁小丹愣了愣,随即“噗哧”笑了出来。

    这展谓,也不知吃错什么药了,这情话怎么一句连一句的,跟以前那个展谓可不相同。

    旁边的奶娘却瞪大了双眼,吃惊地看着她和展谓,心里寻思着:瞧着自家主母不象那种轻浮的女人啊,少主在时,两人也很是情深!怎么少主这刚走。便来了个野男人,而且主母还跟他毫不顾忌地你一句我一句地调着情,她就不怕这院子里的人去跟少主告密?

    “你别笑啊”展谓窘迫说道:“我说的若有半句假话,马上雷就劈死我!”

    “哎呀,我怎会不信!”宁小丹上去亲热挽起他的手臂,笑着说道:“你是他们中最老实的一个了,我不信你信谁?走吧。回屋去,我让人给你打盆水洗把脸!”

    展谓高兴起来,一边走,一边打量着院子说道:“这院子不错,冯敏还是挺大度的,没让我们住小黑屋!”

    “他可没你们想象的那么小气。”宁小丹笑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