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90章 新生(三合一,大结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苏悦儿闻言惊愕的回头看着夜白:“你,你真的想起我们的过去了?”

    “当然,想起你是怎么替姐出嫁与我相识,又怎么一步步俘获了我的心。”

    夜白说着低头亲吻在了苏悦儿的额头上:“对不起,那一天我……”

    苏悦儿直接踮起脚尖抱住了夜白的脖颈把唇覆盖在了他的唇上,将夜白的话全部压在了口中。

    什么对不起都不需要,她永远都相信自己的丈夫,永永远远!

    看着爹娘如此不顾及她这个未成年的就这般亲吻上了,小苹果只能扭着嘴巴转了头看向可怜的只剩下一缕的帝释,和已经舔着嘴巴,盯着这一丝煞气的娘娘。

    看来帝释对于娘娘来说很美味啊!

    “呵呵!”她笑了:“害人者终害己,今天的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你就好好的做娘娘的口粮吧!”

    小苹果这么说了,娘娘哪里还犹豫?张口就去吃最后这一缕。

    “我的大军会……”帝释不甘心的声音在娘娘口中呜呜的没了尾音,小苹果此时才略有担心的看向父亲和母亲。

    “喂,你们等下再亲热嘛,没听他说还有黑暗大军吗?”

    小苹果的无奈之音,终于让两个人热吻的人不得不放开了彼此的唇。

    “他的大军应该没有多少,我和帝释一动手,缚龙索那边就切断了联系,现在只要把魔界境内出现的那些家伙干掉,就足够了!”

    “我爹他们应该正带着金龙大军对那些煞物消灭着呢!”夜白出言接了苏悦儿的话后,忍不住又去亲吻她妻子的脸颊。

    这些日子,他担心极了。

    生怕苏悦儿真的误会了他,而对他丧失了信心,毕竟他出手还是非常狠辣的。

    “我真的没事。”

    苏悦儿感受的出来丈夫内心的那份担忧,她伸手捧着夜白的脸,使劲儿的揉了揉:“不过现在,你得和我一起带领魂族民众去魔界帮忙清理那些煞污,要不然,他们可能会真的以为我不要你了!”

    有了这样的话,夜白自然立刻应声带着妻子女儿还有一猫一鼠两个宠物就走出树殿!

    圣树的变化,自然引起了魂族民众的激动。

    当看到夜白抱着苏悦儿出现在大家面前时,大家真心都有点懵--这是啥情况?

    “诸位,我很好!感谢大家对我的关心,谢谢你们配合我,诛杀了黑暗之魔帝释!”

    苏悦儿大声的宣告着对民众的感激。而可怜的帝释,一个黑暗世界的神,就这样非常难堪的以他绝对想象不到的方式被干掉了不说,还成了苏悦儿口中的一个魔!

    成王败寇,这是自古不变的道理!

    这一刻,悬在魂族民众,悬在所有人头上的雾霾终于消散了!

    ……

    一个月后,魔界内的所有煞污都被清理的干干净净。

    娘娘趁机又吃了一些魔物,直接再度进入了沉睡状态。

    因为她是吃掉了帝释大部分的,所以据球球的估计,她这次出来恐怕就到了成熟期--帝释的能量还是不能小觑的,何况还有魔界不少的煞物!

    因为娘娘的沉睡,小苹果暂时接管了魔界,决定好好过过大魔神的瘾。

    苏悦儿获得了神格,其他的人就无法获得神格,于是,夜白也好,小苹果也好,明明都已经到达了实力的巅峰,却也只能如此。

    不过这不重要,轮回世界只要有一位神存在,那么很多东西就可以改变。

    苏悦儿有自己的打算:

    首先,她要救一些人,比如丁铃,比如傅老,比如战桩等等。

    其次,她要对世界做一些改动--为了不让种族的等级制带来种族之间的矛盾,她决定把世界上所有的种族都放在一个平等的地位上。

    诚然生物链是存在,但大自然有自己的方式为大家寻求一个和谐的循环,而所有的高智生命之间都该是为着美好的幸福生活而存在的。

    最后,她还要制定一个新的秩序,因为此刻,轮回世界的规矩将由她说了算!

    ……

    苏悦儿整整花了三个月的时间来精心的思考这件事。

    秩序,规则,还有复生,这不是想当然的事。

    诚然,社会的发展史里,永远没有久远的和平和统一,总是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但如果可以的话,她希望是在她的有生之年,能够让轮回世界远离战火,只有美好的和平。

    可是该怎样的协调才是最好的?

    哪一种秩序才是最好的?

    一个最好,如重担压在她的肩上,让她好几天都夜不能寐的睁大双眼看着床帐。

    “别这样!”

    夜白本来不想做声,因为他知道这是苏悦儿必须分内和面对的事。

    可是看着爱人休息不好,几天下来竟有些憔悴了,他忍不住的轻声言语道:“越想做到最好,就往往越做不好,与其你这么一直想的不停,倒不如大胆的走出去,不对了,我们再改就是。”

    有道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夜白的一句话登时让困扰了多日的苏悦儿茅塞顿开。

    “对啊!我太瞻前顾后了,结果到最后一步都不能走!若我大胆的迈出步子来,不对的我再调整就是!”

    心头的重压一旦卸去,便是无比的轻松。

    苏悦儿转头看着夜白,一把搂住了他的脖子扑进了他的怀里:“夜白,你真棒!”

    夜白一愣,随即笑着抚摸着苏悦儿的长发:“不棒的话,你还会要我吗?”

    苏悦儿闻言使劲的在他的脸颊上亲了好几下:“当然要!你可是我那么辛苦才追到手的,就冲着你这张脸,不要你,我可亏死啦!”

    夜白立时笑得有些无奈:“貌似,论起容貌来,你可比我更胜一筹,要知道魂族女皇之貌,天下无人可比,真正的绝色无双啊!”

    苏悦儿伸手摸了下自己的脸:“可是如果我没有这张美丽的脸呢?”

    “那我可幸福了!”夜白的回答让苏悦儿一惊:“幸福?”

    “对啊!你不知道你这张脸,引得多少人测目,有多少人心动,若你是个其貌不扬的,我就不用担心一些人对你的轻浮审视,更不必担心他们变着花样的吸引你……”

    “喂,你这么说,是对你没信心还是对我没信心哦!”

    “我对我有信心,也对你有信心,诚然,我希望你的美只属于我一人,但我更希望别人可以看到你真正的美!”

    苏悦儿当下眨巴眨巴眼睛:“你的意思是……我的容貌妨碍了我的美吗?”

    她能表示自己听的有点乱吗?

    “有一些人会因为你的容貌而忽视你真正的美。”夜白说的很认真。

    苏悦儿噗嗤一笑:“所以我应该变成一个丑八怪?”

    夜白此时摇了下脑袋:“不!我不是要你变成一个丑陋的女人,而是你如果相貌再普通一些,我相信更多的人会认识到内心美丽的你!”

    他说着将唇印在了苏悦儿的额头上:“容貌,是世间最浮华的东西,你即使精心呵护,也不过是让她最美好的时间再拉长一点,但迟早有一天,你会老去,你会满面皱纹……”

    “但如果你的内心,是充满着最美好的华彩,那不管你的生命在哪一刻,你都将是不败的花儿,美的惊心动魄,美的永在我心!”

    苏悦儿被夜白这认真的言语弄得完全愣住,而此时夜白却看着她一字一句地说到:

    “我瞎过,我的世界曾一片黑暗,那些我曾经认为的美好的东西都在那一刻没有了意义!”

    “最华丽的衣衫是金贵,但和那些布衣却本质是一样用来避寒与遮身的!”

    “我身边曾围绕着八位不同的女子,她们各色美丽,可是不同的性格,不同的内心,不同的认知,让她们有的内心透着美,有的则恶性如魔。”

    夜白拥住了苏悦儿:“我遇到你时,根本看不到你的容貌,我听到过别人说你美,也听到过别人说你丑!那时的我,因为心无杂念,根本不会在意你的容貌,可之后我却对你动了心,你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我的锲而不舍,死缠烂打呗?”

    夜白莞尔一笑:“你的这个手段的确强大,但如果我的内心不为你动心,你再是死缠烂打,不也没机会吗?”

    苏悦儿此时眨了下眼:“那你是因为什么动的心?”

    “因为你内心的美!”夜白说着脸上浮现着一抹迷醉之色:

    “你明明那时是个弱者,是个人人口中的废物,可你并没有放弃自己,你更没有看低自己!”

    “当你拥有微弱的希望,而所有人都不看好时,你却没有放弃尝试!”

    “你说,不试试怎么知道自己不行?那一句户让我看到了一个坚强的女子,她内心有着不服输的性子,不会被这世间的残酷而轻易的磨去斗志!”

    “后来,你的努力不懈,你的不放弃都让我感觉到你是闪光的,特别是在万兽谷时,你敢于面对危机而不放弃,你更在自己力所能及之下,努力的去救每一个人!”

    “你为战士落泪,你为战士谴责自己不够强大,你为了他们而愿意面对生死一线!”

    夜白的声音...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