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齐胖子番外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醉仙居,顾名思义,它是一座酒楼。

    此楼位于京城西市最热闹繁华之地,左边紧邻万花楼,右边还是紧邻万花楼。

    醉仙居之所以岿然屹立在两个妓院中间,是因为皇后娘娘下了道旨意。

    旨意是这样说滴,男人只有吃饱了饭,才能逛妓院,才能把姑娘们弄得**,欲死欲醉。

    所以,醉仙居就厚着脸皮,杵在了两个妓院中间。这就好比一个男人,左手小妾,右手姨娘,风流的不亦乐乎。

    如此看来,这醉仙居的老板,一定是个有福之人。试想啊,抬左腿,看到的是美人;抬右腿,看到的也是美人。

    试问,这世间的男人,有几个有他这样的福气。

    这话,私下说说也就罢了,一定不能被醉仙居的老板听到。

    他若听到,定会喷你一脸子唾沫,然后骂上一句:“你大爷的,你哪只眼睛看到老子有这样的福气。”

    他骂这话,你一定不能还嘴。识相的,赶紧鞠个躬,道个歉,然后拍拍屁股走人。

    你若要是还一句嘴,那么他一定会冲进厨房,举着把明晃晃的大刀,手上一使劲,刀从你眼前飞过,然后再骂上一句。

    “你大爷的,这么好的福气,咱俩换换?”

    若一定要问,为何醉仙居的掌柜脾气如此暴躁……

    哎……这话说来难以启齿。

    主要是因为醉仙居的老板娘,就是万花楼的老板,万花楼的老板娘,就是醉仙居的老板。

    哎啊……总而言之一句话,他们是两口子。

    ……

    “齐胖子,又要拿刀砍人啊?”

    楼梯上,一娇媚女子,口吐莲花,斜斜的往栏杆上一倚。

    “青青啊,你午睡这么早就起来了,是不是我说话的嗓门太高,吵着你了。”

    女子瞄了他一眼,依旧纤细的腰肢扭了扭,素手一抬。

    掌柜便巴巴的凑上前,手赶紧扶住了,陪着笑道。道:“小心脚下,慢着点走。”

    “你……想别跟人换啊?”

    “没有,没有……我说着玩的,你别当真,别当真。”

    “别啊齐胖子,换换就换换吧,我也想换呢,你说都两年了,老夫老妻的,所有的花样都玩过了,左手摸右手了,也该腻了。”

    “青青,我怎么会对你腻呢,你别瞎想。”男子的脸色有点发绿。

    女子媚媚一笑,甩开了他的走,走到桌前自顾自的倒了杯茶水,抿上一口。

    “礼部的张侍郎一个月前死了太太,他说如果我看得上他的话,他愿意八抬大桥迎我进门。”

    “……”

    “噢,对了,城郊南的张财主,半年前也死了媳妇,如果我肯休夫的话,他说至少给我六个大庄子,两幢大宅子。”

    “……”

    “还有……”

    “够了!”

    男子的脸色绿得泛出黑色,万般无奈之下,牙一咬眼一闭,拉起女子娇嫩的玉手,用力的在自己身上打两下。

    “青青,我也就过过嘴瘾,你别当真。”

    “别当真?”

    女子忽然脸色一变,一把拎起男子的耳朵,气骂道:“你当老娘眼瞎啊,昨儿,你多看了柔儿三眼;前儿,你盯着小娇的屁股看了六眼;再往前,你竟然和小月撞在了一起。”

    “我没有……”

    “还敢顶嘴。”女子大喝一声。

    男子立马怂成一团,陪笑道:“不顶嘴,不顶嘴。”

    “齐胖子,你要厌弃了我,你就明说,别跟老娘整天整些有的没的。我青青再不济,背后好歹还有皇后撑腰呢,不愁嫁不到好人家。”

    女子一边抹泪,一边嚎,还没嚎两句,男子大手一抬,就把人扛了起来。

    “你放我下来……放我下来,你个死胖子……别以为这样我就原谅你了……我告诉你,我要进宫,我要到皇后跟前儿哭……”

    声音越来越低。

    “呯”的一声,地动山摇,显然门被关上了。

    几个小厮见怪不怪的走出来,聚到一张桌子前,各人从怀里掏出一两银子。

    “我今儿赌老板娘在上。”

    “不对,昨天老板娘就在上面了,今天肯定是老板上。”

    “你们统统都错了,以我对他们的观察来看,今天的姿势,估摸着得从后面。”

    “买定离手,绝不返回。我赌他们俩人什么都不做。”

    其它三人同时发出一生叽笑声。

    这怎么可能。老板,老板娘成婚两年。除去老板娘来葵水的几天,其它时间,每三天就要上演这样的戏码。

    风雨无阻。

    半个时辰后,女子脸上含俏,眼角含Chun的出来,斜着眼睛看了几人一眼,头昂的高高,脚步轻快的拐去了万花楼。

    半息后,男子青着脸也走了出来,看模样,似乎有些不大痛快。

    “老板,怎么样?”几个小厮围了上去。

    男子深吸一口气,仰着头看了看天,心里有些空荡荡。

    “老板,什么姿势?”

    男子轻咳一声道:“站式!”

    “切!”

    几个小厮把手里的银子统统交到男子手中,一脸沮丧的离去。

    男子拿过银子,放在手里掂了掂,嘴角牵出一抹得意的笑。然后一提气,跳上屋顶,掀开了块瓦片,从里头掏出一个袋子,把今儿刚赢回来的银子放了进去。

    “我说齐胖子,你存了两年,也就存了一千两,有意思吗?”屋顶上,不知何时躺着一个人。

    “你懂什么,皇上说,只要我存满一千五百两,青青的身体就能调理好,我就有儿子了。”

    “纳个小妾不就得了,还当真为她守生如玉,你脑子进水了吧。”齐退眼睛翻翻。

    堂堂齐大将军,跟个花楼里的姑娘成亲,已跌瞎了所有人的眼,偏偏那姑娘还是个母夜叉,连纳小妾这种事都断然不许,悍妇,悍妇啊。

    要是换了他,早把人休了。

    齐胖子与青青姑娘的婚事,说来就是个乌龙。

    有一日齐胖子在宫里被灌多了酒,回到醉仙居,也不知走错了还是怎的,竟然走到了万花楼的后院。

    然后,一推门,正好青青姑娘在沐浴……于是,齐胖子就这样糊里糊涂的做了新郎。

    娶了青青,倒也没什么,以他现在大将军的身份,有的是女人投怀送抱。

    偏偏被某只狐狸算计,最后当着满朝文武的面,居然说此生不纳妾。

    哎……可悲,可叹,可怜。

    齐退想到那只狐狸的本事,心里为齐胖子掬一把同情泪。

    “我既然答应了她,就绝不能辜负。皇上说了,要言出必然。”齐胖子一改刚刚的怂样,说得看着义正言辞。

    “胖子,你不会真的动了心了吧,这个青青可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