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8第28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灾情扩大后,皇上反而不让太子等人参与进来了。皇上道:“如今外面各地都有天灾,朕分身无术,恐怕有段时间顾不上盯着他们了,你是当哥哥的,多去看看他们。”

    皇上指的是仍在上书房读书的一群小阿哥。太子自然是愿为君为忧的,道儿臣责无旁怠,皇阿玛保重龙体。然后就退下了。

    放在毓庆宫的前朝奏疏也搬走了。

    太子从皇上那里回来后,看着空了一大半的桌子有些怔愣。旁边侍候的宫女和太监全都屏息凝神不敢吭声。

    半晌,才听到太子平静的说道:“去给三阿哥、四阿哥和八阿哥说一声……算了。”他回到外间榻上坐下饮茶,稍等片刻,外面进来禀报:“殿下,三阿哥、四阿哥、八阿哥到了。”

    太子放下茶:“请。”

    三人进来却发现太监没有引他们去书房,而是去了旁边的小厅。进去一看,太子正坐在阳光下,旁边还摆着一碗热茶,茶香袅袅传来。太子看到他们,微微一笑道:“过来坐。今天小膳房进上的饽饽倒不错,你们也尝尝。”

    三人都是在宫中长大的,没有人去问‘今天怎么不看奏章’,而是全都顺从的坐下,一人一碗茶,就着茶吃饽饽。

    太子看着三位弟弟都吃完了一个饽饽,才站起来笑道:“走,咱们看看那群小的去。”

    没头没脑的进来又出去,离开前,八阿哥不由得回头望了眼近在咫尺的书房。房门半掩,屋里黑黑的,只有门前窗边投射进去的半尺阳光,阳光下的空气中还浮着灰尘。

    一行四人散步般往上书房去,路上,太子解释道:“如今外头遭灾的地方多了,昨天又是一个八百里加急。皇阿玛一夜没睡,上书房的各位大人也好几天都是宿在宫里了。咱们帮不上忙就别添乱了,正好皇阿玛没空去盯着那群小的读书,我就求了这个差事。”

    一席话听在三人的耳中,自然是各有意思。

    但不管如何,三人都随着太子的话往下讲。三阿哥笑道:“可不是?没人盯着,那几个小的可成了没笼头的野马了。”

    四阿哥摇头,道:“别人都还好,就是小十四太皮。”

    太子哈哈笑道:“老四啊老四,怪不得老十四一见你就怯。”

    八阿哥也凑趣的跟着笑,道:“正好,上次老九正央我替他找一册书,时候一长我也给忘了,今天可不能再赖了。”

    到了上书房,那群小的正好课上到中间,出来散散。不怕热的十阿哥、十三阿哥和十四阿哥三个正在上书房前的空地上玩陀螺,小鞭子抽的飕飕响。他们最先看到这群大哥哥过来,连忙跑过去请安问好。

    太子温言:“今天上午书读得可认真?有没有被师傅骂?”

    三个小阿哥都道:“认真!认真!师傅还夸呢!”

    太子挨个摸了他们的小脑袋,挽起袖子道:“既然这样,二哥赏你们,来给你们玩个漂亮的!”他接过太监递来的鞭子,手腕不知怎么的一甩,鞭子梢灵巧的一勾,地上的三个陀螺都像活了一下滴溜溜转起来,一会儿三个并着横排,一会儿竖排。

    太子还会把它们抽的一个个飞到天上,再挨个落下来,还会继续转。

    三个小的可少见这么帅气的玩法,个个拼命鼓掌捧场,还引得屋里的几个阿哥都出来了,围成了一个小圈看太子表演抽陀螺。

    三阿哥和四阿哥站在一旁。三阿哥道:“太子这一手真是炉火纯青,老四,你不成吧?”

    四阿哥道:“三哥不必说我,要不您上去试试?”

    三阿哥嘿嘿笑,摇着扇子道:“这可难为死你三哥了。”说着仰头看了下天,举起折扇挡住脑袋,道:“这天热的邪乎儿。”

    从那天起,太子就天天准时凌晨三点到上书房,师傅上课时他就坐在一边听,师傅讲完了他下去挨个问弟弟们都懂了没?刚习字的都让他把着手腕教过字,连八阿哥都被他抓住一回,当着一群小阿哥的面握住手写了一整张大字。搞得八阿哥第二天就认认真真的交上去五十张大字,之后再也不敢敷衍了事。

    三阿哥和四阿哥为了跟太子错开时间,每天改成十点的时候才进宫,陪着弟弟们读读书,拉拉弓,用个点心。

    朝上倒是忙的不可开交。皇上已经开始减膳,后宫也跟着减用度。京中大臣的府邸自然也要跟上司看齐。

    四阿哥府上,福晋也发话要减用度,今年的夏衣就先不做了,但小格格和李氏照旧还做,她们一个是府里唯一的孩子省不得,一个是揣着肚子也省不得。

    李薇等了快半个月,结果就等来一减膳、减用度。这就完了?

    这也太表面功夫了吧!!!

    玉瓶看她还没打消念头,劝她去烧香倒是每天都去,后院里人人都去,她不去当然不合适。她劝李薇烧烧香,念念佛,尽了心意就行了。

    行个鬼!

    李薇不接受这种虚头巴脑的东西!

    玉瓶道:“主子,我的好主子。您别的不管,总要看看阿哥、福晋是怎么做的吧?您平时是多懂事,多明白事的一个人,怎么这会儿就拗了呢?”

    真的只能烧香吗?府里连粥也不施吗?

    李薇眼圈红了。她第一次清楚的感觉到她让人关起来了。不止是个人自由,还有思想的自由。在现代时她也宅,可有网络,她并没有跟时代脱节,也没人限制她。到古代宅了已经十几年了,在李家时她也没感受到有限制,可现在她感觉到了。

    她嫁了人,她就成了一个东西。所有的一切都要照人家的要求去做,哪怕想做些好事,都要听别人的。

    玉瓶看她不再拗了,刚刚放下心就发现格格变得消沉了。这怎么成呢?正怀着孩子呢!再说若是四阿哥过来看到,少不得要给格格按上个怨愤的罪名。

    不过最近四阿哥很忙,应该不会来吧?

    玉瓶刚祈求四阿哥千万别来,闲下来的四阿哥就来了。一进门就看出李薇脸色不对,像是闷着股气。

    他扫了眼在屋里侍候的玉瓶,见这宫女也是面露惊慌之色,担忧的看着李氏。

    两人携着手坐下,他扫了眼苏培盛。他就把玉瓶给扯出去了。

    苏培盛一直把玉瓶拉到屋外,道:“往常看你还算有眼色,怎么今天就傻站在屋里呢?没见四爷要跟你们李主子说说话吗?”

    玉瓶急的跺脚,还不敢露出半句话,只好低头认错。

    苏培盛也看出这丫头只怕是替李格格在瞒什么,可是阿哥要知道,瞒是能瞒得住的?

    在屋里,四阿哥和李薇坐在一起,因天热两人没有靠着,只是拉着手。李薇让过茶和点心,提了膳房送来的乌

    梅糕、红豆沙糕都很好吃。然后就不吭声了。

    以往她是什么样,四阿哥最清楚。他也不直接问,握着她的手轻轻的揉,拉到嘴边轻轻的吻。不一会儿,李薇自己就憋不住了,有些委屈的看着他。

    这是有事想求他?

    四阿哥不由得想最近有什么事让她会委屈,跟着就想到之前跟福晋提过要让几位格格的家人进来看看,这段时间太忙,好像福晋一直没顾上办。

    他就道:“想见家里人了?”

    李薇茫然的一愣,他一看,猜错了,那是什么事?

    这边李薇已经照着他的话往下说:“是有点想,不过最近事情这么多,天气又热,还是等凉快...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