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第1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宫女玉瓶有些发愁的问李薇:“格格,今天真吃羊肉啊?”不等李薇回答就自顾自往下说,“万一四阿哥来呢?现在这个天气吃点素的好,羊肉多燥啊,您还非要吃烤的肉串子,喝点瓜菜汤,吃个拌黑木耳不是很好吗?又清爽又开胃。”

    李薇放下手里的绣样册子,也不好跟她解释,直接吩咐道:“我想吃,你直管吩咐膳房去,告诉他们多放辣椒粉和孜然粉,肉要切成手指肚那般大,肥瘦各半,要烤的滴油,咸香油辣才好!不许放花椒,配着再进一锅羊肉汤底的汤菜就行,放些粉丝、粉条、油豆腐、黄花菜,剩下的让他们看着做。面食只要芝麻烤饼就行。”

    玉瓶苦着脸去膳房点这一顿夜市大排档的菜单去了,路上刚好遇到了福晋那里的宫女石榴也去膳房点膳,两人就结伴而行。

    虽然膳房还是在阿哥所里的,但出了四阿哥的院子就算是外面了,两个年纪轻轻的小宫女还是有些害怕的。

    石榴年纪比玉瓶大些,她十六了,在福晋屋里也是数的上的人,只是福晋身边能干的太多反而显不出她来。

    两人一前一后到了膳房,玉瓶退后一步让石榴先说,石榴点了二凉四热两道汤品四道面点就退下了,她却不急着走,站在三步远外等着玉瓶。

    玉瓶细细交待了李薇的夜市大排档,膳房的太监认真的听着,这两年李薇常点的就那几样,膳房就专门找了个小太监学做这个,算是越做越入味了。

    “姑娘瞧好吧,还交给小李子来做,他做这个也是做惯的。格格还要点别的吗?”老太监笑眯眯的说。

    玉瓶没说动李薇换菜单有些丧气,道:“剩下的你们看着上吧,格格倒是爱极了你们上的酸梅汤,你直接让我提一罐子走吧。”

    老太监回身挥挥手,一个面白无须的中年太监从一旁的小太监手里接过一个紫红色的小陶瓮,却不递给玉瓶,老太监接过来转身给了一个十一二的小太监,说:“哪里劳动姑娘亲手拿?让这孩子跟着姑娘走一趟吧。”

    玉瓶也没坚持,她在宫女里头也算是有头脸的,亲手提个陶瓮确实不太像样,有人代劳最好,她也回敬老太监般微微一福,“多谢爷爷疼我。”

    老太监站着受了,笑眯眯的送了两步,看着石榴和玉瓶一起走了。

    石榴和玉瓶走进四阿哥的院里就分开了,石榴往正院去,玉瓶拐上了岔道。

    阿哥所的院子里如今可住了不少阿哥,如今阿哥里面出宫建府的只有大阿哥一个,往下三阿哥到八阿哥都在这里住着,倒是九阿哥和十阿哥年纪小还在后宫跟着宫妃一起住,不过明年也该进来了。

    因为阿哥们住的挤,院子也不是建的一模一样的,所以就有大有小,位置也有好有不好,里面的景致也有好有坏。

    四阿哥因为从小跟着养母孝懿仁皇后,等孝懿仁皇后没了,他的生母乌雅氏又受封德妃,膝下已生有二子二女,任谁也不敢小看,所以四阿哥的院子在阿哥所里不是最大的,却是景致最好,位置最佳的一个。

    比他早两年进阿哥所的三阿哥因母妃马佳氏早已失宠于皇帝,院子反倒没有他的好。余下能跟四阿哥比一比的只有郭罗络氏宜妃所出的五阿哥。七阿哥和八阿哥两个就更别提了。

    所以,四阿哥福晋所住的正院足有两进,十八个房间,从门口进来一条宽阔的大路,路两边是各色精致花木。墙角八个盛水的大缸上面浮着碗莲,下面养着各种名贵金鱼。

    石榴从右侧的回廊进来,到正屋前放轻脚步。屋门前守着一个小太监一个小宫女,见她来立刻矮半身行礼,但并不叫福。在主子跟前侍候时,宫女太监们是不许出声的,除非主子发话。

    石榴摆摆手,轻手轻脚的掀帘子进去。

    堂屋里也站着两个宫女,见到她也是矮半身蹲个半福,石榴照样摆摆手往左侧的书房去,刚才她出来前福晋就在这里抄经,进去前她看了眼摆在堂屋里的西洋大座钟,刚刚中午11点,钟的鸣时早让太监给掐了,这东西看时间是好使,就是个头太大,报时的时候声音太大。

    书房里除了站在书桌前抄经的福晋外,一侧还守着两个大宫女和一个嬷嬷。

    石榴想着要把李格格叫菜的事报给福晋,就站在书桌一侧。

    福晋乌拉那拉氏年仅十四岁,站在那里虽然不比石榴和屋里其他两个宫女低多少,但脸看着还带着稚气。她穿一身深枣红镶天蓝色边的长旗袍,身形毫无起伏曲线,下踩一双半寸高的花盆底鞋,头上没戴旗头,只在脑后梳了个把子,额前鬓边抿得油光水滑,不见一丝乱发。

    她面容严肃,虽然年纪小却无人敢小看她一分。刚才石榴进来时她已经看到了,见她站在那里,写完这章放下笔转身坐在榻上,端起茶抿了一口润润喉咙才目视石榴等她回话。

    石榴上前一个深蹲万福,再利落起身,近前两步小声把玉瓶报的菜单报了遍,然后不多置一辞就退后,再是一个万福,退回那两个宫女处站好。

    福晋听了石榴的话却像没听到一样,放下茶碗继续回去抄经,等抄完这一卷才长出一口气。

    这时屋里的四个人才动起来,石榴和另一个大宫女葡萄出去喊小丫头打热水进来给福晋洗手净面,屋里的福嬷嬷扶着福晋小心翼翼的在榻上坐下,剩下的大宫女葫芦则跪在榻前给福晋脱下花盆底,然后轻轻的给她揉脚。

    福晋闭目休息了会儿,福嬷嬷一直慈爱的看着她,等她睁开眼才上前问道:“福晋是这会儿就起来还是再歇歇?”

    “起来吧,让他们传膳,吃完我还要再抄一卷。”福晋用热手巾洗了把脸,打起精神后让葫芦再给她把鞋穿上。

    福嬷嬷心疼道:“福晋,用完膳还是先小睡一下吧。”站着抄经腰背和腿脚最受累了,一天两卷经抄下来,到晚上腿都肿了。

    “嬷嬷,”福晋不同意的摇摇头,“这是我的孝心,怎么能嚷累呢?何况,我这样就累了,那还有更虔诚的怎么说呢?”

    更虔诚的就是跪着抄。

    福晋也不是不能跪着抄,她只是怕人说她以孝显名。在宫里像她这种抄法,也只是不过不失而已。完全一点不抄的也不是没有,但抄了毕竟还是比不抄强。

    福嬷嬷双手合什:“阿弥陀佛!佛祖勿怪!”却再不敢劝了,她怕再劝下去福晋真敢跪着抄了,那跪一天下来腿就不用要了。

    一会儿膳房鱼龙般送膳来,杯盘碟碗摆了三张桌子。中午四阿哥不回来,福晋自己用膳也不让支大桌子,她坐在榻上,面前的小炕桌上摆的是她爱吃的,榻下两个小桌子上也摆的满满的,只是她几乎连一筷子都不会动。

    随意捡了两口菜,吃了一碗米,用了一碗汤,福晋就叫撤了。福嬷嬷上前劝道:“福晋累了一早上,不如再多用点?”

    福晋摆摆手:“撤吧,你们也去吃吧。这些菜都是好的,我也没动过,撤下去你们分一分吧。...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