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22)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何佳柔惊恐的看着眼前女子胸口被子弹射穿,鲜血溅到她的脸上和身上,包括女人自己,也同样惊诧的低头看着自己心口的位置,她中枪了?暗杀?她行动一向小心隐秘,这次出现在这里,也是巧合,谁会追踪到她?珀西还是霍金修德?

    季苏菲一手撑着一把红伞,一手持枪缓缓的出现在两人的面前,面色清冷,何佳柔在看到季苏菲的时候,先是妒恨,然后是惊恐,因为季苏菲手中的枪正指着那个女人,也就是说刚才开枪的就是季苏菲。

    “你……你别过来……你杀人了……”何佳柔的声音都在颤抖。

    季苏菲侧着闹到看着何佳柔,那眼神仿佛是在看白痴一样,“我不会杀你,你不是已经准备好要跳楼了吗?”

    女人盯着季苏菲,她并不认识季苏菲,但是看起来季苏菲和何佳柔是认识的,可是她为什么要杀她?这让她百思不得其解,应该说是死不瞑目。

    “季苏菲,我恨你,我今天这一切都是你害的……你这个害人精,不是你,我现在活得好好,有爸爸妈妈疼爱,嫁给子豪哥哥……而不是被那些禽兽折磨……”何佳柔大声的控诉着。

    季苏菲并没有理会何佳柔的控诉,女人捂着流血的胸口,一只手准备去拿枪的时候,却被季苏菲先一步开枪打穿了她的手腕,枪落在地上,“啊!”女人发出痛苦的凄惨声。

    何佳柔则是被吓得尖叫起来,脸色苍白,女人盯着季苏菲,“你是谁?我和你无冤无仇,为什么要杀我?”

    季苏菲冷眼看着女人,晃了晃手里的枪,女人认出了那把枪,那是霍金修德的枪,“是霍金修德派你来的?”

    “R组织的人,是不是特别喜欢跑到天台上来充当上帝?曼蒂!”季苏菲冷笑,“几个月前,下着大雪,我也是站在这里准备跳楼,霍金修德就出现了,他伸出手,和你一样,说要拯救我,帮我脱离苦海,然后……”

    季苏菲挑眉,“然后我抓住他的手,一刀杀了他,所以……你的竞争对手,霍金修德,已经死了!”

    “你到底是谁?不可能……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这个名字,只有组织的人才会知道!”曼蒂的声音在颤抖,有些虚浮无力。

    “你不需要知道那么多,因为……你已经是个死人了,本来我是来看何佳柔怎么跳下去的,却没想到会遇到你们这些所谓的救世主,你认为我会给何佳柔回来找我报仇的机会吗?”季苏菲抬起手对着曼蒂的脑袋再次开了一枪,曼蒂倒在了血泊中。

    “啊!啊!你……你杀人了……你杀人了……”何佳柔指着季苏菲的手在颤抖。

    季苏菲手中的枪指着何佳柔,“你是自己跳下去,还是我帮你跳下去。”

    何佳柔惊恐的看着季苏菲手里的枪,突然跪在了季苏菲的面前,“我不想死……求求你,我错了,你放我一条生路,我不想死……”

    “不,你必须跳下去,我曾经也是被你逼得走投无路,站在这里准备跳下去!”

    “可你不是没死吗?我求你放过我吧……”何佳柔跪在地上拼命的给季苏菲磕头,磕破了额头也得不到季苏菲的一点反应。

    季苏菲扣动扳机,吓得何佳柔大声哭出来了,“不要杀我……”

    “就算我不杀你,从这里走出去以后,你依然要面对那些丑闻,以及陆子君和白宇航对你非人的虐待,我若是你,不如一死百了,最后一样被玩死。”

    何佳柔听着季苏菲的话,抽噎着身体止不住的颤抖着,最后发出凄厉的哭声,“为什么……为什么老天要这样折磨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你的错,就是与我为敌!”季苏菲给了她一个最确切的答案。

    何佳柔站起身踏上天台边缘,只需一步就能坠入万丈,她转身决绝的看着季苏菲,下面已经有人留意到天台上准备跳楼的女孩,都聚拢过来,有人开始打电话报警,有人准备上来劝解。

    “季苏菲,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何佳柔咬牙切齿的诅咒。

    季苏菲抬眸,“忘了告诉你,我就是从地狱底层爬出来的恶鬼!”

    何佳柔惊了一下,看着季苏菲,总觉得她不是在说谎,但……这都没有意义了,她走投无路了,缓缓的迈出了一只脚,身体急速下坠,季苏菲站在天台上,看着何佳柔直直的坠楼,落地后发出一声巨响,鲜血从她身体四周蔓延出去。

    季苏菲看着倒在血泊中的曼蒂,抬起手,一汪冰蓝色的火焰跳跃出来,“可悲的灵魂,这怨恨流入地狱!”一团火焰包围了曼蒂的身体,最终化为灰烬,仿佛从来不曾出现过一样。

    雨水依旧淅淅沥沥的下着,何佳柔的鲜血染红了一条街,鲜血顺着雨水流淌着,人们撑着伞或是披着雨衣看着她,有人认出她的身份后开始指指点点,脑洞大开。

    季苏菲撑着伞,抬眸看着天空,似是在自言自语:“可惜了,只是个下雨天,若是下一场雪就更完美了。”

    容敖和唐燚在江宁军区观摩结束后,已经是晚上七点了,干脆就留下来一起在部队吃了工作餐,食堂的电视里此时正在播放新闻,刚好播放到当天江宁市发生的何佳柔跳楼事件。

    有人开始议论纷纷,“这么年轻就跳楼了,太可怜了!”

    “你没听见新闻里面说吗?她私生活混乱,肯定是捅了篓子才跳楼。”

    唐燚挑眉看着新闻,随口说道:“今天果然有好戏。”

    容敖看了一眼唐燚,目光如炬盯着电视里的报道,匆匆吃了几口饭,食不知味,“我还有事,抱歉,先行一步了!”说着便是起身离开。

    唐燚看着容敖离开了,也放下了筷子,对着军部的几个领导颔首,潇潇洒洒的离开了食堂,出来的时候,容敖已经坐车离开了,唐燚的眼底一片高深莫测。

    容敖回到家的时候,看到季苏菲就坐在书房里一边打电话一边上网,看起来很悠闲,仿佛一无所知的样子。

    “准备一下,近期就可以回来了!”这是季苏菲对着电话那头说的话。

    容敖的眼神一凛,大概的也猜到电话那边的人是谁了,他抬起手敲了敲门,季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