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十八)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季苏菲坐在灯光昏暗的包间里,手中点着一根烟,整个人看起来都有些颓废,门在这时候推开了,服务员送了果盘和饮料进来,却惊讶房间里只有季苏菲一个人,也不唱歌,就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抽烟。

    “您好,请问需要我们安排人过来陪您吗?”服务员还是很尽职的问了一句,一号会所里面,有的是最高端的服务。

    季苏菲正要开口说话的时候,手机铃声在这时候响了,不用看也知道是容敖,季苏菲挥挥手,让服务员出去,接通了电话:“喂!”

    “苏菲,你在哪儿?”很明显,容颜已经回去了,所以容敖才会打电话追问她去哪里了。

    季苏菲一边抽着烟,一边讲电话:“你是怕我出事?还是怕我跟人跑了?”季苏菲很难得开了一个玩笑。

    容敖沉默了片刻,叹了口气,“都有!”

    季苏菲垂眸,整个人都沉浸在烟雾缭绕中,想到了隔壁那个包间的人,又想到容敖重生一次带来的异能,“我在一号会所,你能不能过来接我?如果可以的话,帮我带一个探测仪!”

    季苏菲提出的要求,容敖很容易做到,但他还是很好奇,季苏菲要探测仪干什么,倒也没有多问,“等我一会,我马上就到。”

    挂断电话后,季苏菲也掐灭了手中的烟蒂,这才打开了电视,但依然没有唱歌,只是搜索了一部电影出来看,等待着容敖的到来。

    此时,另一个房间里是一片迷乱,这样的豪华包间,最不缺的就是房间,何佳柔正被人压在床上,捏着嘴巴往嘴里管着药丸,她想要反抗,却反抗不了,最终也是亢奋的笑着,何家俊冷眼看着这一幕,自始至终都没有上前阻止的意思,甚至没有人留意到,何家俊居然将一个针孔摄像仪藏在一堆酒瓶后面,正好拍下了眼前这一幕,因为床上压着何佳柔的男人不是别人,是陆子豪的表弟陆子君,陆子豪小姑的儿子,陆子豪的姑父是入赘的陆家,因而孩子也跟着陆家姓。

    何家俊这么做,一半是季苏菲授意,一半也是报复陆家,他要陆家名誉扫地,他早已知道,当初何家能在那么短时间里落败,幕后黑手是陆家,陆家根本就是过河拆桥、卸磨杀驴。

    陆子君此时正掐着何佳柔,她身上的衣服早就不知道被屋子里的哪个男人给扯掉了,“给我吞下去,吃啊,吃啊……哈哈哈……”陆子君此时大约是因为药物的缘故,整个人都呈现出不理智的亢奋。

    “不要吃了……我好疼……”何佳柔开始挣扎,却挣扎不开。

    “贱人,你不是一直很喜欢我表哥吗?你他妈不是看不起老子吗?现在还不是躺在老子身下浪叫,我告诉你,你根本不可能嫁给陆子豪,陆子豪是什么人,哼,老头子的骄傲和希望,怎么可能让他娶你这个破鞋,这些年来,你和那些男人做的那些龌龊事,我告诉你,都是老头子一手安排的,你们何家,不过是我们陆家手里的一把枪而已,蠢货……”陆子君泄恨的甩了何佳柔几个耳光,便是开始继续折磨何佳柔,何佳柔从没被这样折磨过,痛苦的嘶声叫着。

    “哥哥……救救我……哥哥……”何佳柔纵然被吞下那么多药,此时也痛苦的不行了,她的叫喊声让陆子君更加兴奋,也让其他几个男人加入了行列,何佳柔俨然成了一个破碎玩偶被折磨着。

    白羽航倒是自始至终没有加入,他一副儒雅之士的姿态坐在沙发上看着被折磨的半死不活、奄奄一息何佳柔,又看了看何家俊,说实话,何家俊的脸上还真是看不出一点对何佳柔的怜惜,所以说,男人心狠起来,那是六亲不认的。

    “家俊啊!”白羽扬一边说着,一边亲自给何家俊倒酒,何家俊有些惶恐的从白羽扬手中接过酒瓶,“白少,我来,我来……”

    “别紧张,我有点事问你,你对你那个亲生妹妹季苏菲了解吗?”

    “白少怎么问起这个?是对她有兴趣吗?”何家俊诧异的问道。

    白羽航如果说之前还有兴趣,现在可是没有一点兴趣了,季苏菲那句霍金修德,他就知道这事儿没那么简单了。

    “没事……随便问问……”

    “说实话,我不太了解,第一次看见她的时候,她是在一家酒吧里拉大提琴,现在想想,我也奇怪,在季家那种家庭,她怎么会拉大提琴的,白少,这个女人就是个疯子,她什么事都干的出来,绑架了我和陆子豪,连一个小孩子都不放过,我亲眼看到她把一个小孩子关在狗笼子里……”

    “小孩?那小孩子是何正东的私生子?”白羽航一下子就猜到了。

    何家俊脸色有些尴尬,点了点头,“她和陆子豪之间的关系有些不清不白,我也看得出来,陆子豪还是很维护她的,所以白少,轻易还是不要去招惹她!”

    “呵呵,她倒是好手段,看来是你们何家投资错了人,何佳柔勾引了一辈子都拿不下陆子豪,这季苏菲一出现,就拿下陆子豪了,哼,有趣……”

    整理了情绪后,白羽航觉得,如果季苏菲真的也是组织的人,就该去打个招呼,如果不是,也要试探一下,这个女人身上有太多秘密。

    “你们好好玩,我出去一下……”白羽航走出门,询问了一下季苏菲的包间,正要过去的时候,却意外的看到了另一个人,容敖,白羽航是做过省厅大秘书的,自然知道容敖这么个人,除了唐燚之外的另一个年轻的少将,他怎么会去了季苏菲的房间?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白羽航的脸色有些难看的回到自己的包间,何佳柔已经被折磨的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