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99章 情知起202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二百零二章

    江劭峥婚礼第二天,江家小两口就坐船环游世界去了。

    在这一点上,顾家小两口显然比不上他们,都结婚三个月了,还没有度成蜜月。

    不过两人最终达成了一致,顾震苏答应了牧锦的要求,带她去海岛度假,并且教她游泳和潜水。

    “阿锦,不要勉强自己。”上飞机时,顾震苏还在一个劲的叮嘱,“如果你觉得不适就告诉我,我们马上离开海岛,好吗?”

    “没问题的,你别担心了好吗。”牧锦笑吟吟靠在他身上,“这个季节不去海岛去哪里啊?我就想去太平洋上一个暖洋洋的小岛上坐着晒太阳……你不想看我穿泳装吗?”

    顾震苏一听,凤眸都被点亮了,那神情,似乎马上就想看见牧锦穿泳装一般,惹得牧锦笑个不停。

    机组人员见夫妻俩亲热,也不过来打扰。听着机舱时不时传来的轻笑声,都十分羡慕的对视一眼。

    这次两人选择的是英属维京群岛的一个私人岛屿,有非常完善的设施,来到岛屿,一切有专人服务。

    顾震苏想给牧锦的初次海岛游一个非常美好的开端,所以才选择了这样的小岛。如果是他自己,享乐是次要的,刺激才是首要的。

    牧锦到底还是高估了自己,她以为放下了心结,可以接近水了,但是在飞机低空掠过群岛之上时,她随意往外面瞥了一眼,湛蓝清澈的海面令人欣喜,而她却像是被锤子重重地在心房上打了一锤,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

    “阿锦!”顾震苏在第一时间发现了她的异常,紧紧搂住她,吻着她的额头,焦虑地问:“你没事吧?不舒服?那我们马上就回到大陆上!”

    牧锦面色苍白,却竭力挤出微笑,“不是不舒服,我只是有点紧张。”

    顾震苏不信,依然喊乘务员,“通知机长,返航!”

    乘务员吓了一跳,“顾先生,怎么了?还差半小时就可以降落了。”

    “不降落,返航!”顾震苏坚决道,“或者联系波多黎各,在那里的大港口停。”

    乘务员见他坚决要求,只得去通知机长。

    牧锦已经感觉好些了,连忙说:“跟你说了我没事,你别半途而废。”

    “你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我们可以改变一下行程。”顾震苏搂着她不放,“早知道就去乘坐欧洲列车或者印度列车了,那个也挺有趣的。”

    牧锦无奈。

    片刻,乘务员回报,“顾先生,机长说,因为飞行时间过长,必须停靠在目的地加油,否则机上的燃油不够飞到附近的大陆。”

    顾震苏沉默。

    牧锦接过话头,“那好,不用返航或者改变航线,还是按照之前的线路,停靠在预定岛屿。”

    乘务员瞟了瞟顾震苏,见他没反对,于是点头,“好的。”赶紧去了驾驶室。

    顾震苏面色有点难看,“对不起,是我考虑不周。”

    “怎么会?就算你有天大的本事,你也不能让飞机没油还飞行呀。”牧锦笑了,调皮地亲着他的唇角,“好啦,笑一个,我喜欢你的笑容。”

    顾震苏闻言微弯嘴角,啄着她的粉唇,“加了油,我们马上就走,你不要下飞机。”

    “不。”牧锦反对,“我有害怕的反应是正常的,你不能因为我害怕就不让我尝试。上次在瑞士,是因为我真的不想也不敢,而现在,我想,我也敢,所以你不要阻止我。我需要你的帮助。”

    顾震苏长叹一口气,“我觉得我不是个称职的丈夫。”

    “要说不称职还轮不到你,”牧锦嘟嘴,“我才不称职……讨厌,我们真的要这样说这种没营养的话题,影响度假的心情吗?”

    “当然不!”顾震苏重振精神,“你确定不走?”

    “不走。”牧锦重重点头。

    “那么飞机停下我们先到租好的别墅住下,什么时候你不怕了,再到沙滩上散步。一步一步来。”

    “好。”

    这座岛屿的主人是一位五百强企业集团的老板,买下这座岛就是为了时不时过来招待好友。同时,也提供私人出租服务,租下这座岛屿的时间内,岛上所有的人都会为你服务,尽心尽力。

    顾震苏预付了三个月的租金,三个月内,这座岛上的任何一个地方,都是属于他和牧锦的。

    岛屿不小,但是建筑群不多,主人大屋里有25个卧室,12个浴室,与3个厨房,岛上有佣人、厨师、园丁、保镖,可以保证租客的安全与舒适。

    牧锦熬过最初的不良反应之后,脸颊开始回复红润,她走进主宅里,选择了一个面朝大海的卧室。

    顾震苏有些担心,“如果睡在这里,每天早晚都会看见海水,我怕你会……”

    “这个很好,真的。”牧锦笑道:“另外一个卧室有室内游泳池,如果你觉得这个不好,那么就选那个?”

    顾震苏刮了她的鼻子一下,“小调皮。”

    他明白,娇妻是想逼迫一下她自己,快速的适应海岛的日子。

    其实顾震苏也有些期盼,如果牧锦真能将恐水症完全克制住,他们可以选择的娱乐会更多。

    这天两人比较疲惫,没有兴致去参观海岛,住下之后,吃了一顿南美风情的大餐,便在屋中休息。

    牧锦打开窗子,吹着海风,聆听着海潮的声音,渐渐接受了这十分新鲜的一切。

    “不错。”她评价道。

    顾震苏听见这句评价,眼皮跳了跳,眸中闪现着兴奋的光芒。

    相拥而眠是最好的休息方式,肌肤紧贴在一起,目光中掩藏着难言的激情,海潮声穿插着轻微的喘息与细碎的呻-吟,一切浪漫到极致。

    一早,牧锦醒过来,大床上只有她自己,但是身边的床单上,尚留着余温。

    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牧锦知道顾震苏已经起了床。

    昨晚比较尽兴,她的腰有些酸胀,懒洋洋地窝在白色的床单上一动不动地趴着。

    好一会儿,她才爬起来,却没有穿上自己的睡衣,而是随手捞过顾震苏的一年宽大的白衬衣,长度正好及臀下,露出两条白腻光洁的大腿。

    牧锦在镜子面前照了一下,偷偷笑。这个形象,男人肯定喜欢吧?

    她松松地挽着头发,站到了窗边,向外面的海滩望去。

    只是有淡淡的紧张,很快就消散在空气中。

    一天比一天能够适应了呢。她心想。这真是好现象!

    浴室的水声停下,片刻,门被拉开,顾震苏怕吵醒牧锦,轻轻地走出来,但视线触及床单,却愣了一下。

    下一秒,他发现了站在窗前的佳人,穿着他的白衬衣,光着两条长腿,光脚丫踩在大理石地面上,白嫩的脚踝粉嫩透明,纤纤背影看上去就已经美得惊心动魄。

    而当她回眸一笑,顾震苏的魂都被勾走了。

    他什么也没说,只是急匆匆走过来,给了她一个缠绵的吻。

    然而,这个吻的度没有把握好,很快,天雷勾动地火,变成了一场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欢-愉。

    “嗯,窗子外面有人怎么办?”牧锦伏在窗前的沙发靠背上,圆润的肩头因为紧张而微颤。

    “不会的,我已经吩咐过了,我们卧室的前面不许有人经过……”顾震苏站在她身后,贴在她耳边说着,声音沙哑而磁性。

    牧锦闭上了眼睛,“啊……”

    两位主人直到中午才出门享用海岛的早午餐,来自古巴的厨师制作了风味十足的古菜,精致不足,味道却很令人惊喜。

    牧锦亲手拌了一道蔬菜沙拉,用叉子插着,送进顾震苏的口中。

    她大而圆的杏眼湿漉漉水汪汪,妩媚的风情不经意之间就流露了出来。佣人和厨师都不敢往她身上看,因为只要视线一动,就会被男主人狠狠地瞪过去。

    下午,牧锦和顾震苏携手,在保镖和导游的带领下,进了海岛内部的热带林里探险了一番。这里基本没有什么大动物,都被清理干净了,只有些留着展示野趣的兔子松鼠之类,也不怎么怕人,憨态可掬地站在窝边、树上,好奇地探头探脑看着来人。

    小岛尽头是一个小小的悬崖,断崖对面有些不大的类似礁石的存在,想来多少年前是连在一起的,后来在地壳运动的作用下分离开来。

    海上的一切对于牧锦来说都是新鲜的,她从未有过如此的经历。

    现在看到海面她已经不会再害怕了,将之想象成蓝色的、会流动的陆地也就是了。

    顾震苏从旁观察着她的脸色,非常欣喜。

    这晚在主宅里,宅子的管家在大宅前的空地上,组织了一场小型的欢迎晚宴。

    这些佣人在没有人过来的时候也会守候在这里,但是吃穿上、薪水上就会差许多,而一旦有客人租用小岛,对他们来说就是改善伙食和增加收入的好事。

    除了工资之外,大方的客人还会打赏小费,那就全部都是属于他们的,所以他们会很用心的招待和服侍客人,真心地感谢客人。

    靠近南美洲的人,怎么可能不会跳舞呢?几乎每个佣人都上来跳了一段舞,看得牧锦心思活络,当机长、副机长,几个乘务员都忍不住上去跳舞之后,牧锦拉着顾震苏的衣领,也来了一段热情的桑巴。

    两人很多年前,在淑女盛会上就合作过,后来也曾经在许多场合跳过舞,也算是舞林高手,一曲舞跳下来,欢声雷动。

    当地的佣人都纷纷竖起了大拇指,称赞他们的舞艺。

    第二天,在大宅后院的游泳池中,牧锦终于扭扭捏捏地换上了——泳装!

    她选择了一件略微保守的两截式运动型泳装,上半身是红色的小背心,下半身是黑色的短裤。

    她是最完美的沙漏型身材,胸大腰细腿长屁股翘,手臂细长舒展,脖子线条优美,背部还有漂亮的蝴蝶骨,扎起的黑发高高顶在脑后,活力四射。

    顾震苏又是开心又是小小的遗憾,“我送你的那件你怎么不穿?”

    牧锦瞪了他一眼,没说话。

    他送的那一件是最省布料的绑带式比基尼,这要是一不小心就会走光的呀!

    顾震苏涎皮赖脸搂着她,“我要看,你穿给我看吧,一定很美……”

    “……在室内泳池再穿!”牧锦终是没有一口回绝,而是采取了折中的办法。

    的确,虽然顾震苏命令了不许有人过来室外泳池这边,但是没有一万只有万一,若是他的阿锦穿着那件黑色短小的比基尼被别的男人看见了,顾震苏觉得自己肯定要发狂的。

    牧锦没有时间去思考顾震苏的想法了,因为她已经靠近了泳池。

    蓝映映的池水看起来非常清澈干净,泳池的形状好似一颗泪珠,牧锦就站在泪珠的尖头部位。

    她没走近一步就会深呼吸一口气,先是紧紧闭着双眼,然后缓慢的睁开,看看天,看看地,不停地催眠自己:不用怕,没有事,我很好!

    顾震苏一直站在她身后,盯着她的背影,丝毫不敢松懈。他就怕牧锦看见水就会腿软,跌进池中就不妙了。

    “震苏……”牧锦站在池边,再也不敢往前走了。

    她已经开始冒虚汗,手脚发软,尽管硬撑着站直,双腿却越来越颤抖。

    “好了好了,够了,就到这里吧,没事了……”顾震苏听见她的呼唤,立刻上前,将她拥在怀中,“很好了,已经有很大的进步了,真棒。”

    他像奖励小孩子一样,在她额头印下一吻。

    牧锦放松了自己的身体,贴在他的胸口。

    顾震苏干脆把她公主抱,放到离泳池较远的太阳椅上坐下,“怎么样?”

    牧锦轻轻笑了笑,“我觉得……还不错。”

    “嗯,这次到这里,下次就可以跳进去了!”顾震苏鼓励她。

    牧锦眼中都是憧憬。

    一连几天,夫妻两人都在主宅后院的泳池里做练习。这种行为惹得佣人们窃窃私语,好不容易来了海岛,结果不去海滩玩,不出游艇,居然在宅子游泳池里玩儿?有钱人真是钱多了烧的,游泳池哪里没有,偏要跑到海岛上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