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95章 情知起198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一百九十八章

    当晚,顾家小夫妻的卧室,一人在床头,一人在床尾,相隔老远对视着。

    “阿锦,为什么?”顾震苏一脸受伤和委屈,不可思议地看着牧锦。

    他不明白,明明前一晚两人都是如此的享受鱼-水之欢,为何第二天牧锦竟然在他兴致勃勃的时候坚决的叫停,而且还什么原因都不说?

    难为他今天还早早就回了家!

    牧锦听了他的话,正在脸色酡红的摇头。

    她记得自己曾经浏览过妇产方面的知识,说是怀孕前三个月和后两个月是危险期,尽量不要有夫妻生活

    如果她因为昨晚而怀孕了,那么现在岂不是处于前三个月的危险期吗?若是因为放纵而使得孩子有什么影响的话,她一定会悔死的!(顾震苏要是知道这个荒唐的理由,一定会呕死。)

    牧锦觉得,虽然昨天晚上那种事真的很舒服,可是跟孩子比起来,根本又不算什么了!

    但这话她真不好对顾震苏明说,因此只能涨红着脸,抓着睡衣的领口,缩在大床的一角,用水汪汪的眼睛瞪着顾震苏,“……不为什么,反正不行!”

    “你总要给我一个理由啊。”顾震苏不上不下,心里憋屈,身体憋得厉害,浑身燥热。

    牧锦说不出口,“……你忍忍不行吗?”

    顾震苏苦笑。也不是不行,可是明明不用忍,偏要让人忍,谁受得了。

    他怀疑这是牧锦还在考验他,盯着牧锦瞧了好一阵,发现她不是在开玩笑,只能垂下了脑袋,“好吧。”

    解除了警报,牧锦自以为安全了,躺下之后,三两下又滚到顾震苏的怀中,枕着他的手臂,闭上了眼睛。

    这对于男人来说,是多么大的折磨,多么痛的领悟……

    顾震苏默默仰躺了一阵,小心地坐起身下床。

    牧锦还没睡着,奇怪的睁眼,“你去哪儿?”

    “我去冲个澡。”冷水的。

    之后几天,顾震苏因为深受不能做某些事的打击,在仓库工作室里奋起努力,日夜赶工。

    他为牧锦准备的圣诞礼物还没完成,但他没有因为娇妻已经原谅自己就放弃制作,终于在圣诞节前一天将礼物调试完毕。

    ……

    “下面,我宣布,本次拍卖会正式开始!”

    圣诞前夜,皇庭酒店的水晶宫宴会厅里,顾氏集团的董事长顾子衡站在讲台上,宣布这场安市富豪云集的圣诞慈善拍卖会正式开始。

    顾太太是整个活动的策划人,牧锦是她的协助者,活动前期她们非常忙碌,但到拍卖会正式进行之时,她们反倒是清闲了下来,该是工作人员忙碌的时候了。

    全城的显贵都在观察这对新晋的婆媳,带着探究和好奇。有的人是单纯想瞧瞧顾家的新少夫人气色如何;有的人则是想从两人的相处之中看出婆媳关系的好坏;还有的人却心里阴暗地希望牧锦的新婚生活不幸福,希望她这个顾家儿媳妇不被顾太太重视。

    不过最后这类人的希望是彻底落空了,顾太太和牧锦坐在一起亲热的聊着天,中年贵妇人眼中时常闪过慈爱的光芒,看着娇美的少妇,就像看着自己的女儿,就连顾震苏的姐姐顾臻瑜现在也没这待遇呢。

    顾臻瑜和顾震苏姐弟俩就坐在婆媳的附近,聊得也挺开心。

    “看来你过得很滋润嘛。”顾臻瑜打趣弟弟。

    她曾经有段时间不怎么看得起牧锦,觉得牧家的情况和顾家相差太多,牧锦来自贫民区的事也让她心怀芥蒂,生怕弟弟被有心机的女人骗了。

    后来她对牧锦的了解多了许多,牧锦的确很出色,各方面和顾震苏是珠联璧合。如今瞧着弟弟那么幸福的模样,她也为他开心。

    顾震苏与姐姐从小要好,也不隐瞒她,点点头,很自豪地说:“阿锦非常好!”

    顾臻瑜有点黑线的感觉,这个炫妻狂魔还是她英俊神武的弟弟么?“我都不知道,你竟然还有妻奴的潜质啊?”

    “哪有,”顾震苏谦虚,“姐夫才是妻奴吧。”

    许英超听见了两姐弟在说自己,扭头过来看他们,“你们在说我?”

    顾臻瑜推推自己的丈夫,“没有你的事啦。”

    顾先生已经从台上走了下来,现在拍卖师在介绍拍卖的规则,这一排坐的几乎全是顾家人,也是本场嘉宾目光的聚焦点所在。

    牧家夫妻坐在不远处,冯贞静的目光时时投向自己的女儿,见她气色红润,眉开眼笑,知她过得不错,也替她高兴。

    城中的显贵人家十分给顾家面子,拍品一件件高价拍出去,没有一件流拍。

    终于到了李家送来的“明永乐青花人物梅瓶”,拍卖师说:“下面这件,是难得的精美工艺品。明代青花瓷在华国的青花瓷中影响深远,各种线条和点染构成了青花瓷的图案,造型也十分的飘逸独特。今天这件仿明代青花瓷的工艺品就很好的将青花瓷优美的特点展现了出来……”

    随着拍卖师的介绍,下面的人们开始窃窃私语。慈善拍卖会上还很少出现仿品的拍卖,即便是送拍价格不高的物品也比送个仿品来要好。

    有消息灵通人士自然清楚这是李家的拍品,看着李家的目光就有些意味深长起来。

    李家的家主一脸阴郁,他自然清楚这是件仿品,可是当初送去顾家的时候却注明真品,为的就是希望瞒过鉴定师,在拍卖会上使这件拍品得到一些关注,让一些合作者知道李家尚有底蕴,并没有完全落魄。

    他之前一直提心吊胆,就怕顾家派人把花瓶送回李家,斥责李家送个假货过去。不过他的借口也想好了,就说是多年前收藏的时候看错了,以为是真品,打眼交了学费,然后再送一件别的拍品去换也就是了。

    谁知顾家并没有通知李家,而是直接将这件仿品放上了拍卖会,还直接点名是假货!这下李家的脸被打得可太响,周围人的目光全都变得十分微妙。

    李先生、李太太、李大少、李二少,全都不由自主地缩了缩肩膀,恨不得缩到座位下面去。

    拍卖师已经介绍完了拍品,也标明了底价,但是全场迟迟没人举牌子。难道在安市慈善拍卖上,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